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蓉蓉
蓉蓉

  蓉蓉
  Ⅰ第一次的三人行
  譯者∶馬王
  **********************************************************************
  目錄∶
  Ⅰ第一次的三人行
  Ⅱ再見了,保險套
  Ⅲ市集的遭遇
  Ⅲ-Ⅱ市集之后
  Ⅳ慈善義賣會
  **********************************************************************
  Ⅰ第一次的三人行
蓉蓉和我是在大學時認識的,她和兩個室友同住在一間公寓里,其中一個室友是我高中時最好的朋友,他名叫阿福,是他給我機會認識蓉蓉的,我和她交往一年后,我向她求婚,她同意了。
我認識蓉蓉時,她已經不是處女了,根據她自己的說法,她在認識我之前,已經和四個男人上床過。
蓉蓉在床上的表現很好,什幺都敢嘗試。
阿福后來搬來和我住,我的公寓只有一房一廳,臥房不大,只能放下兩張靠得很近的單人床,我和阿福各睡一張,也因為這樣,我和蓉蓉少了許多上床的機會,所以我們常在客廳辦事。
在我們畢業那年冬天的一個晚上,蓉蓉和我出去找朋友,我們玩得很高興,在我們準備離開的時候,蓉蓉說她今晚要和我回去過夜,她說她準備了五個保險套,她今天要用完,否則讓她父母發現就不得了了。
我到到家后,阿福已經在臥房內了,所以我們只好待在客廳。當我們辦完事準備去臥房時,阿福已經在打鼾了。
蓉蓉輕輕地爬上我的床,并且脫掉她的內褲,當我躺下沒多久,她開始用她的臀部頂我的陽具,我知道她還想要,而且我的小弟弟也聽話地站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一個保險套套在我的陽具上,現在的蓉蓉是背對著我,而面對著阿福。
她調整她身體的角度,讓我的陰莖肏進她的屄,我看了一下阿福,他的眼睛是閉著的。我輕聲告訴蓉蓉我們該出去房間外面,但是她只是把她的臀部往后頂,且發出輕輕的呻吟,看來一點也不在乎。
我看她這個樣子,我就順勢把我的陰莖往前一送,蓉蓉稍微大聲地呻吟,并說道∶“啊~~就是這樣,再用力一點。”
我抓住她的屁股,用力地肏得更深,但是由于這個情形太緊張了,而且這個姿勢也讓她的小肉屄更緊,所以沒多久我就射精了。
而蓉蓉則是閉著眼睛,不停地把臀部往后頂,還想再要更多。
就在我拉出我的陰莖的同時,我看到阿福已經醒過來看著我們了,我也看到他的手在被子下面打著手槍。
我湊到蓉蓉耳邊,問她是不是還想要。
“要!”她閉著眼睛回答。
于是我說道∶“很好!阿福可以來肏你!”
我看著蓉蓉,不知道她會有什幺反應,但是她只是露出笑容,我拿起一個保險套,把它扔給阿福,他立刻跳下床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然后走向蓉蓉,把他早已勃起的陰莖對準蓉蓉的臉。
蓉蓉張開眼,當她看到阿福時,不禁吸了一口氣,她坐了起來,輕輕地在阿福的龜頭上親了一下,阿福又靠近了一點,好讓蓉蓉可以把他的陰莖含進口中。
阿福把保險套交給蓉蓉,蓉蓉把保險套打開,一邊吻著阿福的睪丸,一邊為他戴上保險套。
阿福把蓉蓉推到在床上,然后彎下腰來吸吮她的乳頭,另一只手則是又捏又拉她的乳頭,好像要把她的乳頭扯下來,而蓉蓉則是忘神地呻吟。
阿福玩了她的乳房一會兒,接著爬上床,爬到蓉蓉身上,我則離開床上,讓出更大的空間。
阿福爬到蓉蓉身上,用他的陰莖磨著蓉蓉的屄,當蓉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時,他把他的陰莖肏了進去。阿福猛烈地抽送,而蓉蓉的呼吸則是越來越急促,她把雙腿盤在阿福的腰上,阿福每次的抽送我們都可以聽到低沉的水聲。
蓉蓉呻吟道∶“阿福,肏我!用力肏我!”
阿福聽到蓉蓉這幺說,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蓉蓉大叫道∶“對!用力!再用力!”
他們兩個激烈地性交,我躺在另一張床上看著,我之前從來沒當場看過兩個人性交,我看呆了,我一直望著阿福的陰莖在蓉蓉的屄內進出,蓉蓉的愛液沾滿了他戴著保的險套的陰莖,使他的陰莖發出光澤。
這個姿勢沒有保持多久,阿福讓蓉蓉側過身,讓她面對我,再由她的后面肏她。她的腿合起來,所以我看不到阿福的陰莖肏她,我要她把腿抬起來,讓我看她被肏的屄。她抬起一條腿往后勾住阿福,讓我看清楚阿福的陽具在她的屄內快速進出。
蓉蓉一直對阿福叫道∶“肏我!快一點!用力一點!別慢下來!”
阿福兩只手握住蓉蓉的乳房,她的乳房并不大,可以用一只手握住,我告訴阿福,要用全力捏,阿福照辦了。我看到蓉蓉全身激烈地扭動,我真不敢相信,她自己伸手去摸她的陰核,并且立刻達到了高潮。
阿福也沒維持多久,他全身一震道∶“我┅┅我要射了!”,然后猛力地把陰莖肏到底,開始射精。射完精后,他還不舍得地又再抽送了幾下。
我靠過去看著蓉蓉,她對我微笑說道∶“你們兩個弄得我真爽。”
當阿福把他的陰莖拔出來時,她還舍不得地往后伸手握住它,然后轉過身去把阿福陽具上的保險套拿下來。
此時的我還戴著保險套,但是我早就忘了,蓉蓉也把我的保險套拿下來,放在她的面前,她望著這兩個裝滿精液的保險套。
阿福還捏著她的乳頭,他說道∶“喝下去吧,蓉蓉。”
她猶豫了一會兒,然后躺在枕頭上,對我們兩個微微一笑,然后閉上眼睛,讓一個保險套內白色的粘稠液體流進她的口中,接著又喝下另一個保險套內的精液。她喝下精液后坐起身,捧著阿福的頭吻他,把舌頭放進他的口中,然后用力地推開他。
“你的口水味道不錯。”她笑著道。
然后她又湊過來,對我做同樣的事。她的口中咸咸的,還有一股腥味,我知道那是精液的味道。
最后,我倒在阿福的床上睡著了,我最后只記得蓉蓉握住阿福的陰莖,熱情地吻他。
第二天早上,蓉蓉爬上我的床時,我才醒來。
阿福已經出門去打籃球了,不過看起來,阿福昨天晚上又肏過蓉蓉一次,而且今天出門前,也又肏了蓉蓉一次。
我和蓉蓉聊著昨晚的事,她說那是她的性幻想之一。以前和阿福是室友時,阿福曾經不小心在她洗澡時走進浴室,而蓉蓉也不小心看到阿福洗澡,知道阿福的陽具不小,甚至有一次,她在臥室門外,偷看到他肏一個女孩,而她一邊看一邊自慰,還達到了好幾次高潮,所以,她早就想讓阿福肏了。
她說她還想讓我和阿福一起同時肏一次,我嚇了一跳,這個點子太棒了!
她向我保證,她只愛我一個,她希望這樣不會危及我們未來的關系。
我告訴她不會的。
“如果我們結婚之后,我是不是還能和別人性交呢?”她笑著問。
我笑著回答∶“為什幺不行?”
  **********************************************************************
  蓉蓉Ⅱ再見了,保險套
如果你還記得上一次蓉蓉三人行的故事,不用說,你一定猜到蓉蓉開始玩這種性交游戲,不過她性交的時候一定使用保險套。我們大學的最后一年,蓉蓉還常常和我以及我的室友玩三人行的性交游戲,她總是要我們戴上套子,但是辦完事后,她喜歡把保險套里的精液全部倒進嘴里吃下去,這是她的嗜好。
畢業的那年暑假,我們暫時分開,我去一個渡假勝地打工,而她則回到她的老家。她常常打電話來向我抱怨,她很想同時和兩個男人性交,她現在無聊得要命,常常以自慰來打發時間,她還很得意地告訴我,她差點想去強奸那兩個她家整理草坪的男孩。我問她為什幺沒有這幺做,她只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之后她堅持我放假的時候要去她家找她,以解決她的需求。
蓉蓉父母家有一座大玉米田,還有一塊大草坪,所以請了兩個鄰家的男孩來照顧草坪。一個男孩只有十歲,但是他的哥哥已經十六歲了,當我看到那個哥哥時,我才知道為什幺蓉蓉想要強奸他,因為他看起來年齡遠超過十六歲,而且一副很的樣子。
當我去找蓉蓉,第一夜我們性交過后,我問蓉蓉有沒有試著讓那兩個男孩多注意她。不過蓉蓉說,盡管她穿得花枝招展地在他們面前晃來晃去,但是什幺事情也都沒有發生,那個哥哥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賣弄風情,而弟弟甚至完全沒有看到她。蓉蓉說她有個計劃,但是要等我到了以后才能實行,她的目的是和那個哥哥上床,而我躲在一旁偷看。
“你介意嗎?”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問道。
其實我一點也不在意,看她和別的男人性交,更可以證明我們都是彼此相愛的。
蓉蓉計劃的那一天到了,她要我躲在她的房間,看她是如何去屋外誘惑那個男孩。當她帶那個男孩走進房間時,我就躲進衣櫥里,她會幫那個男孩戴上保險套,然后給他這一輩子永難忘懷的經驗。為了實行這個計劃,蓉蓉特地穿了一件很薄的比基尼泳裝,這件泳裝小的幾乎和沒穿沒有什幺分別。
她特地坐在屋外的一張長躺椅上,讓這兩個男孩可以看到她做日光浴,她下定決心盡可能地暗示那個哥哥,她要他來上她。當我看她的時候,蓉蓉正拿了一瓶水倒在自己的身上,裝做沖涼的樣子,我可以看到她薄薄的泳裝下的乳頭,已經開始硬了起來。而我也發現那個男孩工作的地方,也越來越靠近蓉蓉,而且看她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
當蓉蓉認為她已經吸引那個男孩的注意力時,她翻過身趴下,并且解開她泳裝的上半截,然后稍微拉下泳裝的下半截,露出她一部份的臀部。蓉蓉有時還故意地用手肘支起她的上半身,讓那個男孩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她的動作和表情,彷佛是完全不知道那個男孩的存在。直到有一次,蓉蓉支起身來偷看那個男孩的反應時,那個男孩正好也在看她,于是四目交會,蓉蓉一點也不在乎地對他微笑,繼續讓那個男生看著她的乳房。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小弟弟走向他們,他告訴他的哥哥他快做完了,哥哥要他去另一個比較遠的地方再去做,弟弟聽話地走了。當哥哥再轉過去看蓉蓉時,蓉蓉已經坐起身來,而她上半截的泳裝還掛在她的脖子上,蓉蓉問那個哥哥想不想喝點東西,那個哥哥很高興地答應了。
蓉蓉拉了拉上半截泳裝,蓋住她的乳房,但是并沒有綁起來,然后交給那男孩一杯飲料,要他坐下陪她聊天,我看到她的乳房從她的泳裝下露了出來。
蓉蓉告訴男孩,她很高興她的父員請他們來幫忙整理草坪,而且他們也工作得很賣力,我還聽到蓉蓉稱贊他的身材,說一定有很多女朋友。
那男孩承認她有幾個女朋友,但是沒有一個特殊的。
蓉蓉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我想做你那個特殊的女朋友。”
這個時候蓉蓉的乳房就在那個男孩的面前,而兩個人什幺話也沒有說,蓉蓉看那個男孩一直盯著自己的乳房。
“你可以摸摸看。”蓉蓉低聲道。
當那個男孩伸手握住她的乳房,蓉蓉仰起頭發出一聲呻吟。當男孩捏她的乳頭時,我知道蓉蓉快高潮了。
蓉蓉伸手脫下那男孩的短褲,而那個男孩則是自己脫下短褲,蓉蓉才輕輕地摸了他的陰莖,那個男孩立刻硬得像鐵棒一樣。
“把我的泳褲脫下來。”蓉蓉命令道。
蓉蓉說完橫躺在躺椅上,男孩站起來急燥地扯去蓉蓉的泳褲,他的陽具時而碰到蓉蓉的胴體,我看到蓉蓉整齊的陰毛都濕了。
蓉蓉略略起身,握住男孩的陰莖,把他拉近身邊,然后抬起頭來看著這個少年,舔了舔嘴唇,然后把他的陰莖含進口中。那個少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傻傻地站在那里,讓蓉蓉盡情地吸吮他的陰莖。
蓉蓉一邊忙著吸口中那根陽具,而雙手也在自己的身上游移,她一只手捏著自己的乳頭,另一只手移到自己的下體,把一只手指肏進屄里。
“你要肏我嗎?”我聽到蓉蓉問道。
少年點點頭。
正當蓉蓉要起身帶男孩進房子時,男孩卻把蓉蓉按倒在躺椅上,然后伏在蓉蓉身上,把他的陰莖頂在蓉蓉的陰唇之間。
我聽到蓉蓉告訴那個少年,她想進屋子里做,但是那男孩根本充耳不聞。當那個男孩只自顧自地把他的陽具往蓉蓉她那又濕又熱的屄里肏時,我聽到蓉蓉原來的懇求聲變成了呻吟,她已經完全停止抵抗,反而張開雙腿,讓那個男孩能肏多深就肏多深,蓉蓉甚至還抱著那少年的屁股,導引他抽送得更順利。
我走到另一扇窗子前,看蓉蓉和那個小男生性交。這扇窗子看出去,可以看到男孩的陰莖不停地在蓉蓉的屄里進出,但是卻聽不清楚蓉蓉說了些什幺,我只看到蓉蓉一直在那男孩的耳邊低語,好像是鼓勵他肏得更用力些。
蓉蓉抬起腿,盤在少年的背上,少年輕吻蓉蓉的脖子,讓蓉蓉爽得要命,蓉蓉不停地按少年的屁股,要他肏得更賣力。
沒過多久,我發現男孩抽送的速度變了,那一定是他快要射精了。就在這個時候,我才忽然想起,蓉蓉還沒有讓那個男孩戴上保險套,而這個男孩眼看就要把他的精液射進我未婚妻的陰道里了。
蓉蓉顯然也知道這男孩快要射精了,但是她卻緊緊抱住那個男孩,讓他肏得更深。
我知道蓉蓉還沒有讓任何一個男人把精液直接射進她的體內。
男孩發出幾聲大聲的呻吟后,開始射精在蓉蓉體內,每一股精液射出,那男孩都大聲呻吟。而蓉蓉似乎也是不甘示弱地大聲叫喊∶“哦!!哦~~肏我!射進來┅┅”
當男孩射完精后,他爬下蓉蓉的身子,對著蓉蓉微笑,他們兩人并肩躺在一起,蓉蓉讓那男孩的手在她身上四處游走。他摸了蓉蓉一陣子,蓉蓉好像又開始興奮,她握住少年的陰莖,上下套弄著。
那少年在蓉蓉耳邊說了幾句話,我聽不到他說什幺,只看到蓉蓉點了點頭。
  蓉蓉爬到少年身上坐下,很顯然地,那個男孩是問蓉蓉可不可以再和她打一炮。
蓉蓉從那個少年的胸部開始吻起,一直吻到他的陽具,她時而親吻、時而含進口中,使得那個少年又是呻吟又是顫抖,顯然是舒服得要命。
當蓉蓉覺得差不多夠了,她往前移,坐在少年的陰莖上,手往后伸,握住那陽具,讓它肏進她早已濕透了的屄。她一邊快速起起落著臀部,一邊拉著男孩的手摸著她的屁股。
這個姿勢我雖然看不到那少年的陰莖肏進蓉蓉著內的樣子,但是我看到蓉蓉連屁股都濕了,很明顯地,她屁股上那些液體是那個男孩剛才射出來的精液。
蓉蓉把頭往后仰,讓那男孩自動把他的陰莖往上頂,接受他的抽送。而那個男孩畢竟是經驗不足,沒做多久就準備要射精了,他緊緊地抓住蓉蓉的乳房,越捏越用力,直到他把精液全部射進蓉蓉子宮里。
蓉蓉待他射完精后,滾下男孩的身上。
蓉蓉躺在躺椅上,看著那少年穿衣服,她的雙手還是不停地摸索男孩年輕的身體。那男孩穿好衣服,他彎下腰把兩根手指肏進蓉蓉的屄里,當他把手指抽出來時,蓉蓉搶過他的手,把手指上他的精液和自己的愛液舔了個干凈。
那個男孩走后,蓉蓉上樓進了房間,而我已經脫得精光等她進來。當我張開她的腿,我看到她紅腫的屄口不停地有白色的精液滲出來,真是太美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沒有戴保險套和她性交,我把我的老二肏進她的肉屄里,那是一種我從來沒有感覺過的奇特感受。她的屄非常地滑,而且很熱,我知道那是因為有人肏過她,男孩的精液射在她的陰道里所造成的。我一想起她和別人性交的樣子,我就支持不住了,于是我很快地把我的精液射了出來,和那男孩的精液在她的子宮里混合。
性交之后我們互相交談,她把她滿是精液的屄在我腿上不停地摩擦,她的屄已經空虛了好久好久,今天終于可以經由這種方式滿足她的需求。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蓉蓉決定以后再也不讓男人用保險套和她性交,她特別強調∶“我喜歡很多男人精液混在一起的感覺。”
  **********************************************************************
  蓉蓉Ⅲ市集的遭遇
過了那年夏天,我和蓉蓉結婚了,她成為一個快樂的女人,沉醉在她的工作中,而我,還在找工作,無法體會她的心情。
她很小的時候,就很喜歡去流動市集玩,她想我如果也去玩,或許可以讓我放輕松一點,在她的說服下,我決定帶她一起去玩玩。
她穿了一件露肚子的短T恤,那件T恤短得幾乎遮不住她的乳房,她沒穿胸罩,從下往上看可以看到她的乳房,如果她走得太快,她的乳房一定會露出來。
  她的下身穿了一件很短很短的牛仔短褲,由后看過去,幾乎露出了她整個屁股,她之所以這幺穿,是因為她知道我喜歡看,也知道我喜歡讓別人看她,她更樂意讓別人看。
市集上不會有她認識的人,她也可以玩得更開心,她喜歡看展出的動物,而我可不一樣,我喜歡這里的幾個運動項目,于是她去看動物,而我去玩釣魚,我們相約幾個小時后在市集中間的廣場碰面。
我釣魚釣得忘了時間,一直到我忽然發現我已經遲到了,我慌忙去跑去找蓉蓉。到了相約的廣場,我看到她站在一個男廁之前,她靠在男廁的墻上,有一個男的,一只手撐著墻站在她面前。我看到這個情形,我本可以上前叫那個男的走開,但是我沒有。
蓉蓉后來告訴我,那個男的從她在看動物時,就一直跟著她,離她很近,有時還故意地去碰她的臀部和大腿。蓉蓉干脆忽然停下來,讓他撞上她,蓉蓉感覺到那男的勃起的陰莖頂在她的屁股上,蓉蓉故意搖了搖屁股,讓那個男的知道她喜歡這樣,當那個男的說他想和她單獨聊聊時,蓉蓉知道已經釣上他了。
我故意躲在角落,讓蓉蓉看到我,從他們的談話中,我知道那個男的是附近一所高中的足球隊員,個子相當高大。蓉蓉告訴他,她是大學的女學生,來這里渡暑假。那個男孩對蓉蓉說,他聽說大學女生都很騷。蓉蓉說她不知道,但是她喜歡性交,而她剛剛才和男朋友吵了架,因為她看到她的男朋友和別的女孩在一起,她想要和別人性交來報復他。
那個男的聽到這里,就把蓉蓉拉到廁所的角落,這男廁現在沒人,這個角落也沒人注意。他把一只手伸進蓉蓉的衣服中,捏她的乳房,一邊吻她一邊說道∶“我可以跟你性交幫你報復。”
然后那個男的又把他的手探進蓉蓉的短褲里,開始輕揉蓉蓉的陰核,這個時候,我幾乎可以聽到蓉蓉的呻吟聲。
蓉蓉停止親吻說道∶“哇塞,你讓我好爽!”
話剛說完,有人走近廁所附近,蓉蓉把那男孩的手從自己的短褲中拉出來,問那個男孩他是不是知道有什幺地方可以讓她們性交。那男孩告訴蓉蓉,附近有一個谷倉可以去。
我偷偷地跟在他們后面。
他們一路走著,那男孩一直摟著蓉蓉的肩,不時故意摸著蓉蓉的胸部。
他們走到一座谷倉前,那男孩把蓉蓉拉了進去,我在谷倉外面走了一圈,很幸運地,發現了另外一個門。我走了進去,谷倉內除了成的乾草外,地上也滿了乾草,谷倉的一個角落圍了起來,養了幾只山羊。我潛了進去,發現他們兩個躲在一堆乾草后面。
那男孩坐在乾草著的地上,蓉蓉坐在他的腿上,他們兩人都把上衣脫了,男孩抱住蓉蓉,用力吸著她的乳房,蓉蓉的乳頭又紅又硬,而蓉蓉則是緊緊地抱著他的頭。
之后蓉蓉滑下男孩的腿,脫下她的短褲,我看到她的內褲已經濕透了!而那男孩也站起身來,脫下他的褲子,露出他又大又硬的陰莖,然后跪下身來,把臉靠在蓉蓉的小腹上。
“舔我┅┅”蓉蓉求道。
那男孩撕破蓉蓉的內褲,用力地把蓉蓉的腿張開,我看到蓉蓉像花蕾般盛開的屄。他把兩只手指肏進屄里開始抽送,蓉蓉閉上眼睛等那男的舔她,但是那個男的把沾滿蓉蓉愛液的手指抽了出來,把愛液抹在自己的龜頭上,就要肏進蓉蓉又濕又熱的肉屄里。
蓉蓉嚇了一跳張開眼睛,想要推開那個男孩。
“請等一下,你可以肏我,但是一定要戴保險套。”她叫道。
那男的還是壓上蓉蓉的身體,他的龜頭不停地頂著蓉蓉的屄,一點也不聽蓉蓉的話。
“我打炮的時候從來不用套子,我要射在你里面,你會喜歡的,臭婊子!”
  男孩對蓉蓉吼叫道。
我幾乎要跳出來,但是我隨即又呆住了,因為我注意到蓉蓉不再抵抗,而且伸手握住男孩的陰莖讓他肏入。蓉蓉很明顯地放松身體,讓那個男的肏她。
男孩看著她說道∶“你還是想要我的精液對不對?你這個臭婊子!”
蓉蓉閉上眼說道∶“對┅┅對┅┅肏我,用力!用力點,射進里面。”
那男的開始猛力抽送,蓉蓉把她的腿盤在男孩的背上。
看蓉蓉讓一個沒戴保險套的男人肏,我僵在當地。
“好緊的小屄,你可以告訴你那混蛋男朋友,我肏過這個騷洞了。”那男孩一邊肏著蓉蓉一邊說道。
我所在的這個位置可以看到那個男的陰莖在蓉蓉的身體里進出,他的陽具沾滿了蓉蓉的愛液而發出光澤。最后那男的把蓉蓉的腿抬起,放在自己的肩上,讓他的肉棒肏得更深。
蓉蓉不停地呻吟,我知道,她已經沉醉在其中了。
忽然,那男的停止動作,還把他的陰莖從蓉蓉濕熱的屄中拔了出來,然后再一次肏到底,蓉蓉舒服地大叫,接著那個男的就射精了,白色的精液噴灑在蓉蓉饑渴的小屄里。
“我射進去了,婊子!肏你很爽!”他一邊咕噥著,一邊把精液射進我老婆體內。
當最后一滴精液射盡后,他躺在蓉蓉身邊。蓉蓉張開腿,摸著自己的屄,我看到她的屄又紅又腫,她的腿還濕濕的。
那男孩起身,把蓉蓉的短褲扔還給她,叫她穿上。在蓉蓉穿短褲時,我看到她的屄里滴出了一滴白色的精液。
那男孩又把蓉蓉拉過來,抱在他身前,再用他依然堅挺的陽具頂在蓉蓉的臉頰上。
“把它弄干凈,寶貝!”他命令道。
蓉蓉含住眼前的陰莖,開始上下吸吮,一邊吸還一邊把手伸進短褲中,撫弄自己的屄。
我發現她在幫這個男孩口交時,又得到了一次很大的高潮。
幾手沒有五分鐘,那男孩忽然抓住了蓉蓉的頭,往她口里又射出了另一般精液。
“噢!好爽!你給我喝下去!”他咕噥道。
蓉蓉口中含著陰莖,努力地把精液往肚里吞,但是還是有些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滴到她的乳房上。直到蓉蓉把肉棒上的精液都吃下去了,那男孩才把陰莖抽出來,然后他撿起蓉蓉已經被撕破的內褲,告訴蓉蓉他要把這條內褲當成記念品。
在他們穿上衣服離開谷倉之后,我走到他們剛才性交的地方,我聞到蓉蓉的香水味和愛液的味道,也有那個男人精液的味道。
當我回到市集找到蓉蓉時,她是獨自一個人,她短褲的兩腿之間,有很大的一塊水漬,那一定是剛才她陰道里的精液流了出來。
我走近她,蓉蓉問我剛才有沒有看到什幺。我回答有!而且那個男的不肯戴套子時,我差點跳了出去。
“還好你沒有!”蓉蓉答道。
她告訴我,她剛開始時本來要堅持讓那個男的戴套子,但是當那個男的對她大吼,堅持要射在里面時,她反而覺得興奮。
她告訴我那個男的去找他的一些朋友,要介紹給蓉蓉,他要蓉蓉等一會兒,他會帶一些啤酒回來,而且也要讓他們輪奸蓉蓉。
我問蓉蓉她想做什幺,是想要走還是留下來?
她把我的手拉到她濕濕的兩腿之間∶“我里面才裝了一點精液,我想我還可以再裝一點,我要留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家伙回來了,我趕緊離開。
他們拿了一罐啤酒給蓉蓉,我聽到他們正在稱贊蓉蓉。
那個剛剛肏過蓉蓉的家伙說∶“媽的!一肏進去你就知道有多爽了!這個女人真的很好肏!”
他們三個男的把蓉蓉帶到谷倉,當我進去的時候,蓉蓉已經一絲不掛地騎在一個家伙的身上。那個男人的陰莖毫不費力地肏進蓉蓉滿是愛液的屄,另一個家伙則站在蓉蓉面前,讓蓉蓉含住他的肉棒。
蓉蓉奮力地上下含動著口中的陽具,她已經調整好她的節奏,當一根陽具抽出時,另一根陽具就肏入。
剛肏過她的男孩站在一旁,握住自己的陰莖看著∶“就是這樣,肏她!用力肏,她哈死了!”
在蓉蓉胯下的男孩捏住蓉蓉的乳頭,用力往下扯。
蓉蓉放下口中的陰莖,命令那個正在肏她小屄的男孩∶“抱住我的腰,用力往上頂,我要你用力肏我!”
那男孩聽話地用力肏蓉蓉,肏到最后一下,他發出咆哮,射精在蓉蓉體內。
  蓉蓉跨下男孩的身體,一邊握住屄,不讓精液流出來。
那個原來肏蓉蓉嘴的男孩,開始撫摸蓉蓉的胴體,特別是她的胸部,蓉蓉也熱情如火,我看到她把舌頭探進男孩的口中。男孩用力地扯蓉蓉的乳頭,像是想把乳頭扯下來一樣。
最后,他要其它兩個人把蓉蓉的腿張開,他壓到蓉蓉身上,把陰莖肏進蓉蓉的小屄中開始抽送。當他抽送時,我看到他的陽具在抽出來的時候,上面都是白色的精液,他沒肏幾下就射精了。
那第一個肏蓉蓉的家伙把其它人拉開,讓蓉蓉趴下,然后到蓉蓉的身后,打算肏她第三次。當他肏了進去,發現蓉蓉的陰道里都是精液,他立刻拔了出來說道∶“我要肏你另一個洞!賤貨!”然后他把他沾滿精液的陰莖肏進蓉蓉的屁眼里。
我聽到蓉蓉懇求道∶“深一點,再深一點┅┅”然后又是一陣強烈的高潮,她不停地重覆叫道∶“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
另外兩個人站在蓉蓉面前,讓她舔著他們的陽具,他們很快地又硬了起來。
  蓉蓉一邊吸吮,一邊求那個肏她屁眼的人用力肏她,還一邊告訴另外兩個人,他們的陰莖是多幺地美味。那兩個人最后索性躺在蓉蓉面前,讓蓉蓉盡情吃個夠!
蓉蓉交替地舔著兩個人的陰莖和睪丸,她的舌頭不放過每一個地方,那兩個男人不停地呻吟,此時,她的后門還是讓人狠狠地肏著。
沒過多久,她面前的男人開始射精,兩個人射得蓉蓉滿臉滿胸都是精液。而肏蓉蓉屁眼的家伙,更是加快速度抽送,最后抽搐了幾下,把精液射在蓉蓉的直腸內。我想他這次的精液一定不多了,因為他實在肏蓉蓉太多次了。
蓉蓉倒在地上,男孩們也躺在她身邊,我聽到他們在交談,但是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幺。蓉蓉的臉上露出笑容,好像是同意什幺事情,而她的雙手,還不停地擠著身旁男孩的陽具和睪丸,擠出他們最后的一點精液,抹在自己的胸部上。
一個家伙起身走向羊欄,牽了一只山羊過來,那只山羊有一根很大的陽具。
  他牽到蓉蓉面前,我聽到他說他一直很想看到人獸交,這是他最大的夢想,現在他想看蓉蓉和這只山羊性交。
“你看起來還想再肏一場,對嗎?”他問道。
“沒錯┅┅”蓉蓉答道。
蓉蓉曾經看過女人和狗性交的故事,所以她知道可以這幺做。
她要那三個家伙保證不會因為她和山羊性交而看不起她∶“精液就是精液,而女性就是要從男性那里取得精液,不管它是人還是什幺。”
我現在知道剛才蓉蓉的微笑是為了什幺了,她要開始她有生以來的第一次獸交。
那男孩要蓉蓉像狗一樣地趴下,蓉蓉照辦了。她的神情真讓人難以相信,那是驕傲、自信、熱情混合的表情。
蓉蓉閉上眼睛說道∶“好吧,就讓它來肏我吧,它會教你們怎樣肏我才是對的。”她說完搖了搖屁股,我看到有一滴精液從她的屄滴了出來。
一個家伙走到她身后用手摸她的屄,然后用手指肏進屄里,一直往里面掏。那個第一個肏蓉蓉的家伙要蓉蓉再把肚子里的精液擠點出來,蓉蓉壓了壓小腹,她那紅腫的屄立刻流出了大量的精液,正在玩她屄的家伙把那些精液抹在蓉蓉的整個屁股上。
牽山羊的男孩,把山羊牽到蓉蓉身后,要蓉蓉準備好。
蓉蓉在臀部抬起,但是那山羊一開始顯然不知道該怎幺做,它舔了舔蓉蓉的屁股,但是似乎對蓉蓉的屁股和屄不感興趣。
那男的說山羊要慢慢地誘使它產生興趣,所以他要蓉蓉幫山羊打手槍,讓山羊的陽具勃起。蓉蓉照辦,用手套弄山羊的陽具。
“它應該準備好了。”那男孩說道。
蓉蓉又趴下,男孩握住山羊的陰莖,對準蓉蓉的屄,然后把山羊拉過去,讓它的龜頭頂著蓉蓉的屄,蓉蓉也伸出手,幫山羊的陽具調整角度。
終于,那山羊的陰莖肏進我老婆的屄里了。蓉蓉看著牽山羊的男孩,并且吻他,我看到男個男的不停地把口水吐進蓉蓉的口中。
山羊開始抽送,蓉蓉的呼吸沉重,而臀部也為了迎合山羊的動作而扭動著,蓉蓉停止親吻,開始大叫道∶“哦┅┅好爽!它好厲害┅┅哦┅┅肏我┅┅再肏我!!”
那些男孩在一旁歡呼,說蓉蓉是“給羊隨便肏的、大賤貨、狗肏都可以的賤貨。”
那山羊顯然很喜歡肏蓉蓉,它開始鳴叫,并且舔蓉蓉的頸子,而且抽送得越來越快。
男孩們說那山羊快要射精了,蓉蓉低下她的頭,等待山羊射精。果然,山羊又叫了一聲便開始射精。
蓉蓉之后告訴我,她可以感覺到山羊射出來的精液,它的量多得沒有任何人比得上。她還說山羊的精液有一般麝香的味道,她很喜歡這個氣味,她幾乎想把它吃下去。
蓉蓉倒在地上,而那三個男孩什幺話也沒說,而蓉蓉則把手伸到她滿是精液的屄,把手指肏進去,然后拿出來,貪婪地吃著手指上的精液。
她之后告訴我,山羊的精液讓男孩們的精液添加了一些香味,她很喜歡這個味道。
“把她的衣服拿走,”第一個肏蓉蓉的男孩告訴他的朋友∶“讓這個騷貨一絲不掛地回家。”
他們拿起了蓉蓉所有的衣服,吻了吻她的唇和乳頭,蓉蓉在她們離開時,還謝謝他們輪奸她。
他們走后,蓉蓉躺在乾草上,那只山羊則在一旁安靜地吃草。
我走近蓉蓉時,她正一邊摸著自己的屄一邊輕撫著山羊。
我掏出我早就硬得不得了的肉棒,爬到我老婆身上,很快地肏了進去,蓉蓉輕聲呻吟了一下,然后用她的腿盤在我的腰上。她的陰道里又軟又滑,而且出奇地又熱又松,我一肏到底,蓉蓉子宮里的精液便流了出來,流得我們滿腿都是。
蓉蓉呻吟道∶“射進來┅┅把你的精液和他們的混在一起┅┅”然后又咬著我的耳朵和脖子∶“肏深一點,把他們的精液擠到我的最里面┅┅”
我實在太興奮了,我肏到最深處開始射精,她的屄則像個靈活的嘴,把我的精液吞進去。
射完最后一滴精液后,我倒在蓉蓉身邊。她要我去停車場把車開過來,我問她要不要幫她找點衣服穿?
“不用了,我想光著身體回家。”她笑著對我說。
我拿起她的小包包走向停車場。當我開車回到谷倉,按了按喇叭,但是蓉蓉沒有出來,當我正要下車去找她的時候,谷倉的門打開了,一個老頭走了出來,蓉蓉一絲不掛地跟在他后面,吻了那個老頭后上車。在她上車的時候,正好有一群人走過,他們看到赤裸裸的蓉蓉,于是拍手叫好并大聲歡呼。
蓉蓉告訴我,那個老頭在谷倉看到她被輪奸,還看到她和山羊做愛,當我去開車時,他把褲子脫了走出來,蓉蓉看到他的大陽具高興得不得了,蓉蓉看著他說道∶“你還在等什幺?快來肏我!”
那個老頭跪在蓉蓉兩腿之間,用手摸她的屄,他把手指肏進蓉蓉的陰道抽送,另一只手揉著她的陰核,這個動作讓蓉蓉有極大的快感。然后他又把沾滿精液的手指抽出來,把精液涂在蓉蓉的乳頭上,當他用力捏蓉蓉的乳頭時,蓉蓉又得到了強烈地高潮。
那家伙壓在蓉蓉身上,笨拙地想把他的大肉棒肏進蓉蓉的屄里,蓉蓉要他慢一點,然后伸手握住他的陰莖,導引他肏入自己又光滑、又熱的屄。
老頭的陽具很大,一下就塞滿了蓉蓉的整個屄,蓉蓉用腿緊緊盤住那老頭的腰,讓那個老頭肏得更深。
那個老頭也是太興奮了,就在蓉蓉要得到另一個高潮時,那老頭開始射精,像洪水一般的滾燙精液射進陰道時,蓉蓉也達到了高潮。但是蓉蓉仍然在老頭的耳邊道∶“你的精液┅┅好舒服,再多肏幾下,我好愛你┅┅”
老頭伏在蓉蓉身上,蓉蓉告訴老頭,他身上的汗水味和馬匹的氣味,讓她覺得好舒服。
老頭的陰莖在蓉蓉的屄中軟化,但還是肏在里面。他伏在蓉蓉身上對蓉蓉說,他在二次大戰的時候,看過一個女人和馬性交的影片,他剛才看到蓉蓉和山羊做愛,讓他想起了這件事,他說他也有養馬,他想看蓉蓉和馬性交。
在他們開門之前,他給了蓉蓉他的姓名和電話,要蓉蓉覺得想和馬兒來上一炮的話,便打電話給他。
蓉蓉一邊告訴我這件事,一邊在車子上自慰。她的座位上都是精液,她的乳房上還有精液肏了的痕跡。
在一個小小的高潮之后,她蓋上毛毯沉睡,在睡之前,她看著我說道∶“我辦到了!我有一個天下最爽的小肉屄!”
“沒錯!的確是!”我只能這幺說┅┅**********************************************************************
  蓉蓉Ⅲ-Ⅱ市集之后
在蓉蓉那一次農場的經歷之后,她一直提起那農場的主人史達請她去農場,和他的馬兒一聚,很明顯地,蓉蓉若不和馬兒打上一炮,她是不會滿足的。兩個月后,我建議我們先去看看馬兒,再讓她自己想想,她受不受得了和馬匹性交。
我們開了一段路,到了一個農場,里面有幾匹馬,我們停車下來看馬,當蓉蓉看到那又黑、又大、又長的陰莖掛在馬兒的下腹時,她決定讓馬兒肏.我所能做的,是把她拉離農場,不讓她去抓馬兒的陰莖,告訴蓉蓉打電話給史達,問他上次說的是不是真的。
蓉蓉打電話去時,史達很高興,他向蓉蓉保證,她一定會滿足她的需要,而且蓉蓉也一定會玩得很快樂;蓉蓉告訴史達只要我也能一起去,那幺她一定會更高興。
史達很爽快地同意了,而且他也告訴蓉蓉,他要讓他的一個親密的朋友一起參與。
蓉蓉約好日期后,那天晚上我和她作愛時,她像發了瘋似的。
約好的日期當天,我們開車往史達的農場,我贊美蓉蓉修長的腿。蓉蓉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迷你短裙,配上黑色的吊襪帶、黑色的絲襪、黑色的超小內褲和黑色的蕾絲胸罩,再加上全新的黑色高跟鞋。
大約三個小時后,我們到了史達的農場,他出來接我們,他一看到蓉蓉就緊緊地擁抱她。蓉蓉比他矮得多,所以她掂起腳來深深地吻史達,看他們這樣的親吻,我想起那天史達在谷倉肏過蓉蓉后,也是這樣地吻她。
史達向我們介紹他最好的朋友°°卡爾,蓉蓉抱住卡爾,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史達和卡爾準備了一頓非常棒的燭光晚餐,我們聊了一會兒。史達和卡爾的老婆都過世了,他們是非常好的朋友。
吃過飯后,我們全都到客廳,卡爾為我們斟了一些他自己釀的酒,那些酒很順口,但是很烈很容易醉,我們一直喝著酒聊天,直到太陽下山。
蓉蓉告訴卡爾她上一次在谷倉中性交的細節,和她在被輪奸時的感覺。當她說到史達的精液射在她體內,讓她爽得不得了時,史達整個人立刻容光煥發。
史達問蓉蓉,今天晚上是不是愿意把她完全交給他?
“今晚我要你做誰的老婆,你就做誰的老婆,”他告訴蓉蓉∶“我要做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妓女,一個爛屄,你愿意嗎?”
蓉蓉坐在卡爾和史達之間,她熱情地吻了史達∶“從現在開始,我再也不是我原來老公的老婆,直到你把我送還給他為止。”蓉蓉滿心期待地說道。
史達把他的手放在蓉蓉的肩上,讓她轉身面對卡爾,然后按她的頭,讓她吻卡爾。當他們在接吻時,史達和卡爾的雙手不停地在蓉蓉的身體游移,而蓉蓉的手則是在兩個男人的褲檔上磨擦。
最后,史達把蓉蓉拉到身前,告訴她時候到了,他命令蓉蓉站起來把衣服脫光。蓉蓉有點害羞地起身,慢慢地脫去她的外衣、胸罩和內褲。當她要脫下絲襪時,卡爾要她停下來,他要看蓉蓉只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樣子。
蓉蓉慢慢地轉了一圈,讓我們仔細欣賞她美麗的胴體。史達問蓉蓉是不是還有準備什幺東西,蓉蓉從她的小包包中拿出一條潤滑劑交給史達。
史達站起來,拉著蓉蓉的手,帶她出門往谷倉走,夕陽照在赤裸裸的蓉蓉身上,她看起來像是全身都發出光芒。她一絲不掛地在往谷倉的小路上走著,她走在卡爾和史達之間,牽著他們的手,毫不猶豫地接受這兩個人要對她做的事。
走進谷倉后我嚇了一跳,這里實在是太棒了,又大又肏凈。我坐在椅子上欣賞這房間,很明顯地,這不是谷倉,史達告訴我,這是他的書房和配種室,他在這里花了許多時間。
在這房間的中間,史達做了一個大約有卅公分寬、一百廿公分長、六十公分高的長椅子,長椅上了一層牛皮,長椅的另一邊比較低,長椅的兩邊還放了兩個斜坡。
史達拿了幾條牛皮做的皮帶過來,蓉蓉看了看長椅和史達手上的皮帶,笑著問史達∶“這是為我準備的嗎?”
史達走到蓉蓉身后,把他的手放在蓉蓉的肩上,讓她看著長椅,并且向她解釋將要發生的事。
我發現史達抓蓉蓉抓得很用力,而蓉蓉也相當服從。
史達說那張長椅和他多年前看過的人獸交電影中使用的長椅很像,他說蓉蓉要趴在那張椅子上,然后把她的手和腳綁在椅腳上,再把馬兒牽到蓉蓉的上方,讓蓉蓉給馬兒最好的肏入角度,這樣蓉蓉的屄就和母馬的屄沒有兩樣。馬兒在交配時,公馬會壓在母馬的身上肏入,蓉蓉會受不了馬兒的重量,于是他準備了斜坡,讓馬站在斜坡上,解決這個問題。
史達一邊說,一邊用手摸蓉蓉的乳房、捏她的乳頭。他們向蓉蓉保證,那斜坡能夠承受馬兒的體重,蓉蓉一點危險也沒有。
在史達解釋的同時,我發現蓉蓉用力地挾緊雙腿,偷偷地磨擦屄。
接著史達要卡爾去把他們準備的小馬牽進來。
當卡爾回來的時候,史達告訴我們,那匹馬的名字叫小可,那是他最喜歡的一匹馬,已經有過許多次的性經驗了。
史達按下蓉蓉的肩,讓她跪在小可的旁邊。“現在,我美麗的爛貨,幫你的新丈夫打手槍!”史達命令道。
蓉蓉伸出顫抖的手,握住小可的大肉棒,開始上下搓弄著。
當蓉蓉一碰到小可的陰莖,小可揚起頭來,好像感覺很強烈。蓉蓉搓弄了一會兒,小可的龜頭露了出來,蓉蓉目不轉睛地看著手上的大陰莖膨脹,陰莖越來越長,蓉蓉就搓得更激烈。
我無限敬畏地看著我美麗的嬌妻為這個畜牲打手槍。
史達拿了一條毛巾和一桶水給蓉蓉∶“把你老公的老二洗一洗!”
蓉蓉拿起毛巾說道∶“是的!主人!”
她開始小心地洗著小可的陰莖,而小可看起來也很舒服。當蓉蓉洗肏凈,她立刻含住那黑色的大龜頭,并且用舌頭不停地舔。蓉蓉稍后告訴我,她當時有一般沖動,想把馬兒的大陽具全部吃進嘴里。
史達抓住蓉蓉的頭發,把她拉起來,蓉蓉痛苦地看著史達。
“它的老二是用來肏你的的,不是用來肏你嘴的。”他冷笑道∶“時候到了,趴到椅子上去吧,蓉蓉!”
蓉蓉趴上椅子后,她發現椅子并不高,她可以調整她屁股的高度,這樣就可以迎合她的新配偶了。而且這個椅子的寬度,使蓉蓉兩腿張開后,也可以完整地露出她的屄和屁眼。
蓉蓉準備好了,史達拿了一個枕頭墊在蓉蓉的小腹下,讓她更舒服些。
“我美麗的小爛貨,你準備好跟馬配種了嗎?”史達問道,他順便用手上的皮帶往蓉蓉渾圓的屁股上鞭了下去。
這一下非常用力,蓉蓉稍微顫動了一下,然后立刻回答∶“是的!主人!”
史達要卡爾把爛貨的騷屄準備一下,卡爾把蓉蓉的手腕和腳踝,用皮帶緊緊地綁在椅腳上,然后用手指撥開蓉蓉的屄,把蓉蓉帶來的潤滑劑對準屄,把整條潤滑劑都擠進屄里。當透明的凝膠擠進屄時,蓉蓉發出了輕輕地呻吟。
卡爾接著拿起一條皮鞭,以皮鞭的握柄肏進蓉蓉的屄中,他解釋要用這種方式,讓蓉蓉的陰道張開一些。
當那個長約廿五公分的手柄肏進體內時,蓉蓉呻吟得更大聲了,而卡爾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直到每一次肏到底,發發出了“滋滋”的水聲。
史達牽了小可過來,小可走上斜坡,很明顯地,史達在我們到達之前,曾經練習了好幾遍。
小可站上斜坡到了定位,等于是跨在蓉蓉身上,它的大肉棒垂在蓉蓉的屁股上,那又黑、又粗、又長的大肉棒,靠在蓉蓉又白又渾圓的屁股上,形成強烈的對比,我確定蓉蓉從來沒有被這幺大的陰莖肏過。
“它┅┅好大┅┅好燙┅┅”蓉蓉喃喃道。
史達看著蓉蓉說道∶“你要做它的老婆,就要讓它肏!”
蓉蓉開始上下調整屄的高度,讓小可的陰莖碰到她的屄,接著以她修長的腿,把自己的屄一直在小可的大肉棒上磨擦。
“肏進去!”史達命令道。
蓉蓉把身體用力往后一頂,但是那條大肉棒滑到她的小腹下面,并沒有肏進去。當蓉蓉發現沒有肏進去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小可也因為自已的老二被蓉蓉壓住而退了退。
史達穩住了小可,他對蓉蓉大叫∶“再試一次!”
蓉蓉抬起臀部,再一次調整位置,直到小可的龜頭抵住她的屄,而且陰唇也被龜頭撥開,小可的龜頭就在蓉蓉的陰道口。可是就在肏入一小部份的時候,陰莖就掉了出來,那是因為蓉蓉痛苦地尖叫。過了一會兒又試第三次,但是這一次又從蓉蓉的屁股上滑過去了。
蓉蓉的雙眼泛著淚光說道∶“我┅┅我不行┅┅”
我想告訴蓉蓉,那玩意對她來說,真的是太大了┅┅史達對卡爾大叫,要他解開蓉蓉的手,讓她可以自己握住小馬的陰莖引導它肏入。卡爾很快地松開了蓉蓉的手,而蓉蓉也立刻抓住小可的陽具,拉著龜頭在自己的屄周圍磨擦,直到她覺得自己的屄張得夠開時,她才慢慢地把身體往后頂。
蓉蓉發出了滿意的呻吟,那黑色的大龜頭在她的屄里消失不見,蓉蓉像是無上滿足地閉上眼睛,前后地扭動身子,想讓陰莖肏得更深。而小可也知道自己肏入了什幺很舒服的東西,它開始抽送,它很明顯地想肏得更深,但是因為斜坡和長椅的高度相差太多,所以辦不到。
蓉蓉完全控制了這次性交,她可以自由地決定要肏入多深,她適可而止地越肏越深、越肏越深┅┅這時,蓉蓉開始讓小可自由地抽送,而自己則用手支撐著身體。小可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每一次的肏入,都把蓉蓉沖得往前傾,所以每一次的抽出時,蓉蓉都得往后縮,以接受它的下一次肏入。
蓉蓉開始冒汗,并且愉快地呻吟。
我事后曾經告訴我自己,那不是真的,蓉蓉不可能和一匹馬性交,但是事實就在我眼前∶我看著一匹馬,正把它的陰莖肏進我嬌美老婆的屄中。
小可一直想把它的陰莖全部肏進蓉蓉的屄里,但是斜坡實在太高了,它每一次肏入,都使得卡爾擠在蓉蓉屄里的潤滑劑噴了出來,長椅上都是蓉蓉屄內流出來的潤滑劑。
蓉蓉抓住小可的兩條前腿,以維持自己能夠承受的肏入深度,而小可更是發了狂似地肏她,蓉蓉舒服得大叫∶“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
小可好像也聽得懂蓉蓉在叫什幺,它抽送得更快了。
蓉蓉尖叫著∶“┅┅啊┅┅哦┅┅肏我!┅┅小可!┅┅加油┅┅再用力一點┅┅肏我┅┅”
我看著史達和卡爾,發現他們掏出他們的老二,站在蓉蓉身邊打手槍。就在這個時候,我也加入他們打手槍的行列。
“我好喜歡你的大雞巴┅┅肏我!”蓉蓉一直不停地叫著。
史達說道∶“很好!你續繼和它說話。”
蓉蓉看史達的老二就在自己眼前,她伸手想要抓住,但是史達立刻躲開。
  “你是那匹馬的老婆,專心讓它肏!”史達說道。
蓉蓉無意識地回答∶“是的!主人,我是專讓馬肏的賤貨,我正讓它的大雞巴肏,它會把它又白又熱的精液射進來,我要它射在我又熱又緊的洞里┅┅”
他們這樣肏了十分鐘左右,蓉蓉已經可以讓小可一次肏進卅公分了,我可以看見蓉蓉臉上專心讓自己高潮的神情。
她咬著下唇,稍稍抬起頭,在小可開始嘶叫時,她達到了高潮,也在這個時候,蓉蓉的屄里滴出了許多精液。可以確定的是,蓉蓉讓那匹馬射精了,而蓉蓉還在持續高潮中,房間里彌漫著精液的腥味和蓉蓉屄的香味。
當蓉蓉的高潮結束后史達才牽開小可,讓它的陰莖從蓉蓉的屄中拔出來。
蓉蓉的屄真是一塌糊涂,又紅又腫,而且完全張開,我們可以看到屄里面的情形,陰道壁上都是馬兒白色的精液和泡沫。
正當蓉蓉要起身時,卡爾要她躺回去∶“還沒!還沒!一個爛貨不是一次只搞一個的。”他一邊把蓉蓉按回長椅上,一邊說道。
“它叫神駒,”史達又牽了另一匹馬進來,說道∶“它聽到你和小可性交的聲音,在外面一直等著肏你。”史達接著道∶“你沒注意到它已經準備好要讓你做它的老婆嗎?”
這是事實,神駒的大肉棒已經挺立在它的下腹,它比小可的陰莖粗,而且長得多,它一定是聽到小可肏蓉蓉時的嘶叫聲,而且也想肏蓉蓉。
蓉蓉仰躺回長椅,閉上眼睛,笑著說道∶“就讓它肏我吧,主人,我要它做我的老公。”
史達似乎很喜歡蓉蓉這幺聽話。
“這次要從正面來,”史達把神駒牽上斜坡。
當神駒走到蓉蓉上方時,我發現它一直在注意蓉蓉又濕、又熱的屄。它那好長好長的肉棒靠在蓉蓉平坦的小腹上,神駒一直往前頂,想要肏進蓉蓉的屄里。
這個時候,卡爾抓住蓉蓉的一條腿,而史達抓住了另一只,然后抬起蓉蓉的臀部,把她的腿分開,緊緊地綁在神駒的腹下,等于讓蓉蓉從下往上抱住神駒。
  在他們抬蓉蓉的時候,神駒的陰莖順勢肏進蓉蓉的屄里,神駒也開始抽送。
蓉蓉緊緊地抱住神駒∶“我愛你!用力!再用力!再用力點!!”蓉蓉尖叫道。
我知道她這個樣子是她又高潮了。
史達和卡爾在一旁摸著蓉蓉的大腿,一邊幫忙抬著蓉蓉的屁股,讓神駒能更用力地肏她。
就在神駒快要射精的時候,史達解開綁住蓉蓉的皮帶,蓉蓉從神駒的陰莖上掉了下來,而神駒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射精,一大股滾熱的精液噴出,蓉蓉的乳房和肚子上都是精液。蓉蓉大笑,把精液抹在自己臉和脖子上,然后把沾滿精液的手指放進口中。“
“真是好吃,我喜歡吃我先生的精液。”她喃喃道。
史達把神駒牽到一邊去,然后過來把蓉蓉翻過身去,用力把蓉蓉的腿分開,把他的陰莖對準蓉蓉的屄,狠狠地一次肏到底,他死命地抽送,直到他射精在蓉蓉的身體里。
在他肏蓉蓉的時候,蓉蓉一直哀求道∶“肏我,主人,讓我做你的老婆,用力!~~你那讓馬肏的老婆想要被肏┅┅”
史達一抽出他的陰莖,卡爾立刻接替上來肏蓉蓉。卡爾一定是存了好幾年的精液,他射精射了好久,在他肏蓉蓉的時候,蓉蓉也是一直求他用力肏她。
我把卡爾拉開,把我的陰莖肏進蓉蓉的肉屄中。但是我實在支持不了多久,沒肏幾下就射了,把我的精液和其它人、馬的精液混合在蓉蓉的屄里。
蓉蓉的屄變得很松,肏進去的時候感覺不到她的陰道,但是我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濕熱。
史達上前深深地吻著蓉蓉,蓉蓉緊緊抱住他的頭,把他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口中。當熱吻結束,蓉蓉熱情地看著史達,問道∶“主人,你還有什幺畜牲要來肏我的?”
史達告訴蓉蓉沒有了,然后拿了一條毯子過來,扶著不停顫抖的蓉蓉站起。
  蓉蓉裹上毛毯坐在長椅上,但是剛才最后一次高潮,還是讓她的身體顫抖不已。
史達把神駒牽回馬廄,我們回到房子里。
卡爾拉蓉蓉去洗澡,我則坐在客廳看電視,而史達和卡爾則是輪流幫蓉蓉洗澡。蓉蓉之后告訴我,他們還用特殊的“灌洗法”幫她清洗陰道。
蓉蓉洗好澡后,史達帶她去臥室,而卡爾則到客廳和我一起看電視。不久,我們就聽到史達和蓉蓉做愛的聲音。
當史達肏完蓉蓉后,他走出來叫卡爾進去搞“他們的”老婆。
卡爾進去后,史達告訴我,他要蓉蓉留下來過周未。我還來不及說什幺,他接著說蓉蓉現在是他、卡爾和馬兒們的女人,也會在明天把蓉蓉送還給我。他已經問過蓉蓉了,蓉蓉答應他的要求時,完全像個蕩婦。
我說我要和蓉蓉道別,他答應了。
當我走進臥室時,卡爾正在蓉蓉的身后肏她。當他們看到我,他們的動作慢了下來,但是卡爾的陰莖還是深深地肏在蓉蓉的屄。
蓉蓉問我,史達是不是已經告訴我他要她留下來的事?
我點點頭,她回報我一個微笑,此時卡爾還在肏她。在她喘息和呻吟之間,她說道∶“我愛你。”
第二天蓉蓉沒有回來,她直到第四天才回來。
她告訴我,這幾天他們兩個幾乎每分每秒不停地肏她,而且起碼和馬兒又搞了三次以上。卡爾還帶了他家的德國狼犬來,使得蓉蓉第一次和狗獸交。
她還幫小可口交,結果小可的精液射得她滿臉都是。如果人、馬、狗都沒有搞她時,他們就叫她自慰或是用皮鞭的手柄肏她。吃飯的時候,她的屄里一直都肏著鞭子的手柄。
這幾天,他們一直都不準蓉蓉穿任何衣服。蓉蓉說,他們對她有時很粗暴,把她當成妓女對待,把尿混合精液喂她吃,有時又溫柔地幫她洗澡、梳頭。有一次他們在谷倉把她綁起來,把她的屄里涂滿蜂蜜,讓她痛苦得要命,然后他們把小可放出來,讓小可舔蓉蓉的屄,把舌頭肏進蓉蓉的屄里。
蓉蓉說當小可舔她時,她有過好幾次的高潮。她還說當她回到家的時候,我并不在家,史達在我家客廳的地板上,又打了她一炮。
蓉蓉再也沒有去過史達的農場,或是再做獸交。她說她之前之所以玩獸交,只是想證明自己能辦到而已,如今她辦到了,就沒有必要再去做了。
史達和卡爾還不時地來找蓉蓉性交,當我們要搬家的時候,史達把那條蓉蓉用過的毛毯送給了她,毛毯中包著那根曾經肏在蓉蓉屄里的那根皮鞭手柄,這些東西我們一直珍藏著。
  **********************************************************************
  蓉蓉Ⅳ慈善義賣會
我們離開學校五年后,蓉蓉和我決定回學校參加校友會,我們碰到了許多老朋友,玩得很開心。有一個聚會是我的死黨們開的,這個活動主要是為了幫這個地區籌辦一所醫院,我的死黨們是這個活動的發起人。
凱文°°我死黨的弟弟,他告訴我,這個活動會提高他們的形象,他先看看我,然后看著蓉蓉說道∶“這個活動太棒了!太酷了!”
聽他口中所言,這個活動好像會請一些大學女生在一所大房子里辦拍賣會。
  每個女生輪流上場,出價最高的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可以把她們帶離開去,做他們想做的事。買主滿意之后,那些女孩得再回到拍賣會,進行下一輪的標價。臥室就在房子里,如果想要進去參觀的話,得另外付六百元才能進去。
他們一共準備了十個女孩,大部份都是女學生,他們還規定出價的可以是團體,但是團體的人數不得超過三個人,他們準備籌到十六萬元以上。所以他們這次請了十個很漂亮的大學女生,打算達到目標。
蓉蓉笑著說,她應該早點知道有這件事,要不然她一定會參加這次的“慈善活動”。
凱文說在活動開始之前,會先再確認一次參加的女孩們,她可以參加試試。
蓉蓉聽到這里,對著站在這里的男孩子們笑了笑,慢慢地拉起她的連身迷你裙,直到露出她的內褲和吊襪帶為止,所有的男孩子都睜大眼睛看著。蓉蓉的另一只手用力地提高她的內褲,讓她的內褲深深地陷在她的雙腿之間,內褲薄薄的質料可以看到她的陰唇,也露出了她的一些陰毛。
“太棒了!”其中一個男孩叫道∶“你上面還有什幺?”
蓉蓉一手拉著內褲,另一只手解開上衣的扣子,“你看看吧。”蓉蓉對那個男孩說道。
那個男孩迅速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手伸進了蓉蓉的衣服里,把她的上衣敞開,一手捏住她的一個乳房,高興地說道∶“太棒了!她可以幫我們賺進不少錢哩!”然后用力捏蓉蓉的乳頭。
他這一捏,我看蓉蓉的表情似乎是快要高潮了。
在場的人一致同意,蓉蓉可以加入被拍賣的女孩的行列。
當天晚上,我們到了舉辦拍賣會的房子,蓉蓉被帶到了旁邊的小房間中,我拿了一杯飲料等待拍賣會開始,這里大概有四十多個男人和六、七個女孩。
過了一會兒,一個男孩出來,宣布拍賣會開始。
第一個出來的女孩長得不錯,有個很漂亮的臀部,她走上以桌子排列成的舞臺。主持人開始介紹這個女孩,主持人說這個女孩叫凱莉,她喜歡從后面肏入,出價高的人可以試試這個姿勢。
凱莉在舞臺上走了一個圈,男人們在臺下叫囂,最后是以兩千兩百五十元成交。
下一個女孩是安琪,她也是一個漂亮的女孩,我聽著主持人介紹她,心中卻想著待會兒主持人會如何介紹蓉蓉。
我沒有等很久,蓉蓉是第五個被拍賣的,當她走上舞臺時,我看見所有的男人都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嘴角露出邪惡的微笑。
“她是蓉蓉,”主持人說道∶“她很喜歡性交,要怎幺搞她都可以,她希望今晚能被輪奸好幾次。”
蓉蓉的迷你裙里只穿了黑色的吊襪帶和黑色的絲襪,她在臺上走了一圈,讓所有人好好地看清楚她的屁股和屄。之后,蓉蓉以兩千三百一十元成交。
我知道蓉蓉心里有些失望,但是她還是微笑著,讓出價最高的人牽她下了舞臺。
他們走過大廳,正要走進一個房間內時,我看到蓉蓉吻那個男的,把他的舌頭吸進口中。
當第九個女孩拍賣結束,我看到剛才買下蓉蓉的那個家伙,帶著蓉蓉走出房間。許多人圍了上去問那個男的,蓉蓉搞起來怎幺樣?那男的笑著點頭,看起來非常滿意。看他這個樣子,我知道蓉蓉一定盡全力滿足他。
不久,開始第二回合的拍賣,又輪到蓉蓉站上臺。這一次她脫去外衣,只穿了黑色的吊襪帶和黑色的絲襪,她的乳房上還有男人精液的痕跡。主持人怕臺下的觀眾看不到,還特別指給大家看。蓉蓉用手指沾了沾一些精液,當眾把它抹在屄上,然后再放進口中舔肏凈,這個舉動讓大家開始叫價,最后以三千六百元把蓉蓉賣出。
出價的那個男人把錢交給主持人,立刻把蓉蓉拉下臺,緊緊地抱住她,然后像趕馬似地,一路拍著蓉蓉的屁股走進房間,而蓉蓉則是笑個不停。
我付了六百元進房間參觀,那個房間我以前住過,我進門的時候,那個男的正在和蓉蓉說話,蓉蓉看到我進來后,還是相當自然,一點也不在乎。
他們正在談話,那男的說他付了三千六,蓉蓉應該讓他打一炮,而不是用嘴解決。蓉蓉答應了,她躺上床,把腿張開,然后看著我,給我一個飛吻。
那個男人上床跪在蓉蓉的兩腿之間,叫蓉蓉起來先撫摸他的陽具。蓉蓉坐起身,用她的臉和乳房磨擦他的陰莖,然后用手抓住,開始上下套弄著。
“噢┅┅它好硬哦┅┅我要它肏進來┅┅”蓉蓉口齒不清地道。
蓉蓉彎下身含住陰莖。
“對┅┅就是這樣,吃進去┅┅好好嘗一嘗┅┅”那男的呻吟道。
當那男的覺得夠硬了,他推倒蓉蓉,壓在蓉蓉身上,握住他的陰莖,把龜頭頂在蓉蓉的屄上,蓉蓉伸手握住陰莖,導引那個男的肏入。
那個男的才一肏進龜頭,就狠狠地一次把他整根陽具肏到底,我幾乎可以看到蓉蓉的愛液由屄中噴出來。
蓉蓉用腿盤住那個男人的腰,張大嘴不停地喘氣。那個男的一直是把他的陰莖幾乎全部抽出來,再一次狠狠地肏到底,用這種方式肏著蓉蓉。
我站在一邊看到,一個也是今晚拍賣的女孩,名叫珍妮的,走到我的身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
“看起來真過癮!”她說道。
我告訴她,我也可以這樣搞她。
“我等不及了!”她說完就走開了。
我回過頭來看我的老婆,蓉蓉正好到達高潮。
“哦~~就是這樣~~用力~~用力點!!不要停┅┅”她在那個男的耳邊呻吟道。
那個男的等蓉蓉高潮結束,把他的陽具抽出來躺下,要蓉蓉坐在他身上。蓉蓉跨在那個男的身上,抓住他的陰莖抵住屄,慢慢地坐了下去,然后開始快速地起落臀部。沒過多久,那個男的捏住蓉蓉的屁股,用力地把陰莖往上一頂,直肏到底,射精在蓉蓉的體內。蓉蓉在他射精時,還不停地扭著屁股,給他更強烈的快感。
蓉蓉離開那個男人的陰莖時,還對我眨了眨眼。她的屄已經變得腫大,而且還漏出一些白色的精液。
我出了房間拿了杯飲料,發現此時正好該珍妮上臺拍賣,我真的很想搞她,于是我立刻出價六千。從來沒有人一開始就喊這個價錢,所以沒有人和我比價,于是我得到了珍妮。
當我帶著珍妮走過大廳時,正好碰到蓉蓉,我們相視而笑,在經過時,她拍了我一下屁股。
我和珍妮一進房間,她立刻剝去了我的衣服,把我推倒在床,瘋狂地和我做愛。我射精后,她壓在我身上,不停地舔我的耳朵。
我本來想和她過夜,但是她卻起身說,她該回到拍賣會上去了。
我走出房間時,蓉蓉正好站在臺上進行拍賣,這次有三隊人馬競標。蓉蓉彎下腰,把臀部對著臺下,讓所有人都看見她濕透了的屄,然后把手指肏進屄中,當眾自慰起來。
最后,一隊人馬出價六千四百五十元標到了蓉蓉,那一共是三個人,兩個男的一個女的。
蓉蓉和他們進了房間,蓉蓉之后告訴我,他們四個人開始彼此愛撫。最后,兩個男人把蓉蓉和另一個女人推倒在床上,一男一女熱情地接吻。
當那個女人吻蓉蓉時,蓉蓉忽然覺得有一根陰莖由后面肏進她的屄,于是兩個女人面對面,而背后各有一個男人在后面肏她們。
那個女人摸著蓉蓉的乳房、吻著蓉蓉,而身后的兩個男人則在交談,說他們現在肏著的屄是多幺的舒服。肏到一半時,兩個男人還互相交換女人來搞。
最后,兩個男人還一起射精。
當那兩個男人從女人們的屄中拔出陽具時,蓉蓉和那個女的互相用手玩著彼此的屄,直到高潮。
在這個時候,我正和凱文說話,他問我他是不是可以出錢把蓉蓉標下來玩?
  我告訴他,這是一個公平的拍賣會,如果他想要的話,就放手去做。他還問我,拍賣會后的活動我有沒有興趣?那個活動是挑出今晚最受歡迎的女孩,來一次最后的表演。
當蓉蓉站上臺進行她今晚最后一次拍賣時,我同意參加活動。
蓉蓉看起來真是太讓人興奮極了,她只穿了一只沾有精液的絲襪,大腿上還有她的愛液和幾個男人的精液。
凱文開始認真地出價,最后他用今晚最高的價錢把蓉蓉標到手,帶蓉蓉進入房間。
我付了六百元進房間,看我老婆一邊自慰,一邊讓我死黨的弟弟肏著她的屁眼,直到蓉蓉高潮。
拍賣會結束后,大伙選上了蓉蓉,其它的女孩都走了。蓉蓉披著一條毛毯從房間走了出來,她身上連剛才的吊襪帶和最后一只絲襪都沒了,看來她的衣服都不見了,事實上,她的衣服都變成別人的記念品,因為我剛剛看見一個家伙的脖子上圍著她的絲襪走出門。
我和蓉蓉坐在沙發上,我告訴她,她是今天晚上最后一場表演的主角,她不好意思地笑著倒在我的身上。
當最后一個外來的人離開,主辦者宣布了游戲規則。現場有十個人,每個人都要交九百元才能看蓉蓉的表演,在蓉蓉表演的時候,每個人都不可以碰她。
主辦人要大家把椅子排成圓形坐下,而蓉蓉則在圓形的中央。
主辦人要蓉蓉在中間躺下,大家一就位,開始一起叫著∶“麥克、麥克、麥克┅┅”
一個男人從另一個房間中走出來。
麥克是大學足球隊的明星球員,已經枯等一個晚上了。麥克的個子很大,我從來沒有看過肌肉這幺結實的人,一絲不掛的他,看起來更是健壯。最令人吃驚的,是他的大陽具,只有用巨大來形容。
他從蓉蓉的腳尖開始爬上蓉蓉的身上,而他的陰莖一直磨著所經過的蓉蓉身體,直到他的龜頭從腳磨到蓉蓉的臉上。蓉蓉張開嘴,試圖含進他的陰莖,但是不論她如何努力,都只能含住他的龜頭,那根肉棒實在是太大了,蓉蓉就算兩手握住,她的大姆指還離龜頭有一段距離,于是她含住龜頭,一邊用手上下搓弄著麥克的陰莖。
在她的刺激之下,麥克的陽具看起來更大了。麥克的陰莖最后終于離開蓉蓉的嘴,到蓉蓉的雙腿間去。
麥克把龜頭抵住蓉蓉的屄,麥克很明顯地曾經搞過像蓉蓉這種小個子的女人,因為他很溫柔地安撫蓉蓉,要她放輕松。
麥克慢慢地把他的龜頭往蓉蓉的屄里肏,蓉蓉盡力張開腿去迎合他。麥克就這幺拔出一點再肏進去,每一次的肏入都更深入一些,他的大肉棒漸漸地消失在蓉蓉的屄里┅┅大約五分鐘之后,他那巨大的陽具終于全部肏進蓉蓉的小屄。
麥克看著我們笑道∶“我終于全肏進去了。”
所有的人喝采,而蓉蓉也驕傲地微笑。
麥克開始用力抽送。
蓉蓉想要用腿盤住麥克的背,但是麥克實在太壯了,麥克抓住蓉蓉的腿,把她抬起來接受自己的抽送。蓉蓉雙眼緊閉,看著她的表情,我知道她又高潮了,這次的高潮十分強烈,蓉蓉的腳趾用力地彎曲,而且大聲地呻吟。
今晚,麥克的大老二讓她得到了無上的快感,她說麥克一直肏到了她的子官里,她覺得屄里好像肏進一根棒球棒一樣,不但不痛,還給她一種前所未有的“充足感”!
在蓉蓉被肏的時候,我們所有的人都把老二掏出來打手槍。有些人把衣服脫了,準備在麥克肏過她之后,上去輪奸蓉蓉。
麥克又肏了蓉蓉一會兒,忽然把他的陰莖拔出來,把蓉蓉翻過身去,然后站起來,用兩只手抓住蓉蓉的屁股,把蓉蓉抬了起來。蓉蓉的體重在他眼里根本不當一回事,蓉蓉的手腳離地像個吹氣娃娃似地被麥克由后肏入,麥克捧著蓉蓉的臀部,快速地抽送著。
他就這幺肏了蓉蓉好幾分鐘,然后把蓉蓉放回地面讓她伏著,由后面直接肏入,然后瘋狂地抽送。他們兩人滿身是汗,蓉蓉連頭發都濕了,她失神地喊叫∶“┅┅哦~~啊~~肏我!!肏我!!~~”
麥克把他的陰莖全肏到底,開始射精。蓉蓉之后告訴我,她感覺到麥克的精液直接射進她的子宮里,而且量很多。
麥克一邊射精,一邊呻吟道∶“哦~~好爽!!射進去了┅┅幫我生個孩子吧┅┅”
在他們這幺激烈的性交之后,蓉蓉看起來比以前更美了,她白晰的肌膚配上麥克黑得發亮的皮膚,形成美麗的對比,他們緊緊地抱住彼此。
最后,麥克慢慢地把他的大陽具拔出來,站了起身。我們所有人都圍上去看蓉蓉被撐開的小屄,她的小屄又紅又腫,都是被麥克搞的。
蓉蓉睜開眼,看到大家圍著她打槍,她笑著問道∶“想爽一爽嗎?”她支起上半身繼續說道∶“三百元可以打我一炮!”
大家立刻去找自己的錢包,一個家伙拿了三百元給蓉蓉,就立刻把他的老二肏進蓉蓉屄里開始抽送。
蓉蓉手上握住錢,抱緊身上的男子,房子內所有的人,都聽得見男子抽送時發出的水聲。
那男的射精在蓉蓉體內后,另一個男的馬上頂上他的位置肏蓉蓉。
蓉蓉看起來完全像個妓女,男人們排隊輪流肏她。她一邊讓所有的人肏,手上還緊緊握住錢。
當最后一個人肏過蓉蓉后,蓉蓉去浴室洗了個澡。她洗完澡,我用毯子包住她離開這里。
今天晚上,蓉蓉一共籌得了兩萬五千多元,而她也和十七個男人、一個女人搞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