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人妻之隔壁小媳婦
人妻之隔壁小媳婦


  今年,結束了在外游蕩的日子,幾乎是一無所有的返回了東北老家,省會城市。

  當時正值最困難的時期,手頭沒什幺多余的錢,租了個插間,合租的小兩口,男的二十九,女的二十八,有個孩子,不過卻不與他們住在一起。

  男主人很瘦,也很爽氣,是個開車的,時間不定,說不定什幺時候就回來睡覺,女主人個頭不高,微胖,很豐滿,說不上多漂亮吧,但是白白胖胖的,又有著一對小虎牙,看起來頗為可愛,特別戴上眼鏡的時候,更是多了一點氣質,不過卻長期呆在家里,什幺事也不干。

  我租住在比較小的屋子里,地道的一只網蟲,在網上接些活干,雖不至于大富大貴,卻也勉強糊口,不過那時候,咱的身體還算強壯,不像現在,禍害得差不多了。

  與前友女剛剛才分手,若是看過我的《難忘的第一次》那個參賽文,就應該知道,就是那個下面味道比較大的女友。

  本人的性欲不算太強,卻也不弱,長期沒有女人,難免會難受,偶爾對著A片打飛機的時候,總是想到隔壁那個漂亮可愛的小媳婦,某一天,鬼使神差的將她鞋柜里昨天才剛剛穿過的高根鞋偷了出來,一邊聞著鞋里的淡淡的異味一邊打飛機,然后再將精液射在了鞋子里,又偷偷的擦干放了回去。

  說實話,隔壁的小媳婦真的挺誘人的,特別常穿著睡衣,就是那種套頭的,剛到臀下的那種單件睡衣,有時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能清楚的看到,她沒有穿內衣,甚至大腿都能一直看到腿根處,黑漆漆一片,也不知有沒有穿內褲。

  每一次,都勾得我硬得不得了,不過本人屬于有色心沒色膽的那種,只能偷看看,偷偷的射在她的高根鞋里,卻不敢輕易去試探,萬一人家沒那個意思,豈不是搞僵了。

  終于,她的男人放棄了開車,改行開了一家什幺店,隔得挺遠,經常月余不回來,小媳婦偶爾會拎個包,坐火車去看他,更多的時間,屋子里只有我們兩個人,她在那屋看電視,我在這屋工作。

  由于共用一個衛生間,隔壁的小媳婦又不屬于很細心的那種人,經常會把她剛洗過的內褲掛在那里,終于有一天她洗完衣服就出了門,我在上衛生間的時候,發現了她的內褲,那種很性感的紅色蕾絲邊的內褲,更加接近T字褲。

  不敢把內褲拿進自己屋,直接就在衛生間,用內褲包著我的雞巴打起了手槍,就好像真接捅進了她的身體里一樣,由于太興奮了,一時沒把持住,直接就射在了內褲上,用水沖洗了一下,就掛了回去,似乎并沒有什幺印跡,不過從那以后,她就再也沒有把內褲掛在衛生間過,或許,是被她發現了吧,不過我卻沒有在她的臉上找到任何的異樣,我也放下心來。

  終于,機會來了,由于我裝了寬帶,她那里又沒有電腦,她需要給她的男人查一些資料,借用我的電腦,當然,我操作起來,更加的熟練快速。

  大約是后半夜的一點左右吧,她敲了門,想查資料,我樂不得的請她進來,她拎了個塑料凳子,勢地一塊泡沫防止著涼,此時已經是冬天了,不過我們這里的供暖很好,屋子里倒也不冷。

  她仍然穿著那件短短的連體式的睡衣,露出雪白的嫩腿,我一邊給她查著資料,一邊偷看著她的腿,同樣沒有戴胸罩,我能看到她胸前的兩點突起,還有胖胖的腳丫,當時真想把她撲倒,然后射在她的腳丫上。

  資料查完下載到U盤里,我彎腰去拔U盤,主機放到電腦桌的右側,而她,正坐在我的右側,彎腰的時候,我的手按在她的膝蓋上,另一只手去拔U盤,她沒什幺動作,也沒什幺反應。

  彎腰的時候,我的臉貼近她的雙腿之間的幽深之地,能聞到她下體傳來的那股淡淡的腥騷味,或許生過孩子的女人下面的味道都要重一些吧。

  我在收回U盤的時候,手挪了挪,從膝蓋,一直摸到了大腿處。

  她哼了哼,我沒敢抬頭,咬著牙向她的腿間瞥了一眼,天吶,她連內褲也沒有穿,我能清楚的看到她陰部的毛發,還有暗色的陰唇。

  本來是有色心沒色膽,可是我直接就看到了他的陰戶。

  當時就感到腦袋嗡的一下,血都涌到頭上去了,這膽子,竟然也大了起來,直接不管不顧的一手按著她的腰,另一只手粗暴的撥開她的雙腿,一口就咬了上去,直接就舔到了她的逼上,嗯,還是說得粗俗一點吧,更痛快一些。

  她驚呼一聲就從凳子上翻了下去,當時我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就扶住了她,沒讓她摔倒,卻也將她放倒在地板上,冬天的地板很涼,但是當時的血都是熱的,哪還顧得上涼。

  我直接就卡到了她的雙腿之間,她的雙腿合攏,把我的腦袋夾到了腿間,我抱著她的雙腿,伸著舌頭使勁的舔了起來,她的雙手拍打著我,卻不敢大聲呼叫,可能是怕引來鄰居吧,女人在這種事上,總是處于弱勢地位。

  我使勁的推著她的衣服,她一個勁的向下拉著,嘴里哼哼著,力氣,竟然小了起來,半推半就了起來。

  她不再掙扎,只是在我舌頭的舔弄下一個勁的哼哼著,似乎變得享受了起來,而當時我還有些驚慌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起來,還好,沒有搞成強奸,這算是通奸,應該不會坐牢吧,這真的是我當時的想法。

  小媳婦下面的味真的很重,本來她今天就沒有洗澡,而且又是生過孩子的逼,我曾經在冰箱里見過一種治療婦科病的栓劑,味道不重才有鬼了,哪怕是我前女友的下面,我也只會在她洗過澡后淺嘗輒止。

  若是放到從前,我是絕不會對味道這幺重的逼多親的,但是長時間沒近女色,早就已經憋得難受,這種腥騷中帶著一些臭味的逼味卻成了我最強的催情劑,直舔得她下面流出淡白色的汁水來。

  她自動的大開著雙腿,還不停的按著我的腦袋,或許是她的男人從沒有給她口交過,或是很少給她口交吧,難道是我的技術好?我有些得意。

  她配合起來,我也可以空出手來去脫自己身上的睡衣,幾下子把自己扒得精光。

  這地上真涼,伸手把她扯了下來,按倒在床上,拽去了她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我正想挺槍上馬的時候,她竟然還沒有被親夠,按著我接著給她口交,奶奶滴,你不知道你下面的味有多重呀!

  我也不客氣,一扭身,直接擺了個69式,總不能只讓我親,你閑著,小媳婦的口交技術相當不錯,比我前女友還要好,吸得很有力,而且懂得舔哪里才是男人最舒服的地方,特別是龜頭下方的包皮處,舔得我一抖一抖的,差點直接就射了。

  我的雞巴味道應該是不重的,晚上我才剛洗的澡,小媳婦下面的味道雖然重,但是舔了這幺半天,幾乎異味都消失了,只剩下新分泌的液體的淡淡腥騷味。

  我空出雙手,從她的雙腿兩側繞了過去,分開了她的陰唇,雖然外部的小逼看起來有些發暗,但是陰道口卻依然粉嫩,伸著舌頭舔了上去,她哼聲更重了,吸著我雞巴的嘴微微一合,牙齒咬到了雞巴上,疼得我一咧嘴,幸好她馬上就松口了,而我舔得也更來勁了。

  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已經濕了大片的床單,暗褐色的屁眼處也沾滿了淫水,我忍不住伸著舌頭舔了上去,她的屁眼一縮一縮的,鼻子里不停的發出沉悶的哼聲。

  小媳婦似乎很懂得回報,我舔著她的屁眼,她竟然也舔起了我的屁眼來,前女友曾經舔過我的屁眼,很爽,很舒服。

  我們足足相互舔了二十多分鐘,直到舌頭都累了,我的雞巴也被她吸得有些疼,我這才調過頭來,趴在她的身上與她瘋狂的接著吻,從始至終,她都只是閉著眼睛不肯睜開,或許是初次出軌而感到尷尬吧。

  我的雞巴甚至都不用手去扶,硬得快要炸的雞巴毫無阻礙的就捅進了她的小逼里。

  我的雞巴一捅進去,就猜得出她當年是順產,陰道有些松,正適合大力沖刺而不會讓雞巴有過多的酥麻感。

  一邊大力的揉捏著她豐滿的雙乳,一邊大力的沖刺著,她的哼聲也漸大了起來,但是仍然不肯放聲高呼,看起來有些保守。

  也許是這種偷情感到刺激,又或許是太久沒有接觸女人,只沖刺了五六分鐘,就有一種想射的沖動,好不容易等來了這好事,哪能這幺輕易的就結束,我連忙拔出了雞巴,跳下了床上,把她的身體向床邊拽了拽,低頭又舔到了她的小逼和屁眼上,來回的游動著,舔得她雙腳伸得筆直,嘴里啊啊的叫個不停。

  屁眼上的淫水已經很多了,我小心的探進去半個指節,她只是扭了扭身子,我扶著雞巴向她的屁眼捅去,剛進了小半個龜頭,她就扭著身子,不肯肛交,我再一次捅進了她的小逼里。

  我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口交不易射精,正常性交射得相對還快一些,又一次快射精的時候,拔出了雞巴,再一次69式,舔得她下面似乎流出尿來,流量有點大,我們兩個第一次偷情,就玩得有點重口味。

  后入式又操了一陣子,不時的停下來舔舔她的屁眼,坐在她的臉部讓她給我舔舔屁眼和蛋蛋,然后再把她擺成躺姿,奮力的抽插,終于雞巴跳了跳,在她的小逼里射了精。

  我可以在射精以后再抽插十幾二十下,我前女友在高潮之后都受不了這個,她也是如此,緊緊的抓著我不讓我動,我半趴在她的身上,親著她的嘴唇,舌頭攪動著,手上揉捏著她的乳房,拽過從來都不疊的被子,雞巴和小逼就這幺連著。

  我不知道什幺時候睡過去的,等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人了,床上還有一些殘跡,地上的紙簍里還有一些清理過后的衛生紙。

  像這種事,第一步比較難走,一旦有了實質性的接觸,特別是連逼都操過了,一下子也就放開了,而且她的老公經常不在家,我們實質上,過的算是夫妻生活了,又是正值我性欲最高的時候,閑著沒事就操操逼,只不過我一向都是射在外面的,她跟老公操逼的時候都要戴套的。

  刺激的事有點像小日本的A片,他老公那天回來了,似乎很累的樣子,正在睡覺,她在廚房里正在準備午飯,我一向都是睡到快中午才起床的。

  站在門口聽到里面的鼾聲,我悄悄的直奔廚房,她穿著那套單件的連體睡衣正在廚房里忙活著,我嘿嘿的笑著從后面走了過去,一把掀起了她的睡衣,里面仍然沒穿內褲,扒開她的屁股就舔到了她的屁眼上,我們相互舔屁眼已經很熟練了。

  她很驚慌的拍開我,小聲的比劃著動作,我摟著她,在她的耳邊小聲的問著,昨天晚上,你老公有操你的逼嗎?

  「當然有操,都一個月沒操過了。」她說。

  「有沒有戴套?」我問,「我可不想舔一嘴你老公的精液。」「當然有戴套,現在不行的!」她有些驚慌的說道。

  「你蹶起來,讓我舔舔你的逼,就一小會!」我哄著她,她側頭向客廳的方向看了看,聽到了她老公的呼吸聲,然后俯身,把長衣撩了起來,叉開雙腿,露出了逼和屁眼,我蹲下身去就舔了起來,我的雞巴也硬了,舔了一會,起身就把雞巴捅了進去,她晃了幾下,還是順從了,也許她也想享受這種老公在家的偷情快感。

  我一邊操著她,一邊把她推到了客廳,就趴在她那屋的門口,隔著門縫還能看到她熟睡的老公,我們都不敢大聲,甚至我也不敢大力沖撞,只是小心的讓雞巴出入在她的小逼里,真是刺激,不到十分鐘我就要射了,拔出雞巴,一把拽過她就捅進了她的嘴里,把精液都射進了她的嘴里,自從我們偷情,她不讓我在非安全期的時候射進逼里以來,已經習慣了我把精液都射進她嘴里,然后看著她吃掉。

  偷情持續著,直到我交了新的女朋友,然后搬出去獨自居住,這種偷情才漸漸的停止,直到后來不再聯系。

  不過,自己的老婆怎幺操,都找不到操別人老婆那種瘋狂與爽快還有刺激,不過,偷情這種事終究不是長事,至少因為這種事而影響了別人的生活,卻不是我樂見的。

  不過直到現在,我仍然時常回想當初,把精液射到她的鞋里內褲上,瘋狂的舔她異味較重的小逼,甚至把舌頭都舔進她的屁眼,把精液射進她的嘴里,頭發上,讓她坐在我的臉上舔著她最敏感的地帶,那一對碩大的乳房。

  當然,還有她舔我的雞巴,舔我的屁眼,還有雞巴插進她逼里那種溫暖的感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