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老婆和朋友 【作者:不詳】【完】
老婆和朋友 【作者:不詳】【完】

  我是東北人小名叫小龍,老婆長的身材修長,皮膚很白很滑,乳房很大,穴很美。趴在她身上操她好舒服!絕對是一看見就想上的那種女人,甚至她的女朋友都說你長的一看就很騷,讓男人一看就有干的欲望,老婆性欲很強思想也很開放,但在外人面前還是很會裝正經家庭主婦的!我喜歡老婆在床上做很浪很浪的動作、和胡言亂語的性幻想外加嫵媚放蕩的表情。不過我相信雖然老婆是一個肉欲型的女人,因為和了酒在我有意創造下和情況特別微妙的氣氛下便宜了老爸一次外在沒和別人搞過,和的因為她非常非常愛我,我也愛她相信她,另外結婚幾年了,我幾乎天天操她,在性生活上老婆不會饑渴。在我后來的繼續調教下,后來做愛在高潮的時候夫妻倆又都放開了一切道德準則,我說著找各種男人來操老婆,老婆講著讓各樣的男人來干自己,但在沒提過我爸和她爸,我每次造愛時都會把注意力大部份放在老婆的美腿上,我更忍不住幻想是別的男人在淫玩著老婆的大腿和玉趾,而獲得了比以往更激烈的歡樂和高潮。這情形老婆是知道的,也一直配合著我的性幻想,老婆是一個很大膽開放的女人。而一切就在高潮過后就會安靜下來,回到正常的道德和人性的正常范圍。

  雖然我身體不是很強壯,但做愛這東西不是多強壯就能有高潮的,經常把她干的死去活來。她經常說看到漫天都是星星慢慢的飄過很美很美一飄都是十幾分鐘,也經常有時也胡言亂語甚至痙攣,幾乎每次做愛她都有好幾次高潮甚至多次潮噴,做愛中高潮最多的一次我們剛好的時候還沒結婚老婆可以達到二三十多次潮噴,看到這朋友們認為我吹牛,我可以告訴你這是真的,每一次都是一股一股的噴在我的小腹上,然后順著我的小腹和她的腿根流的滿床都是,我每次都覺得特別刺激經常弄得床上太濕沒法睡覺,做愛前墊上東西也不行,但還是濕透,濕了的床上一般都是一個大心形得圖案,有時候是很多個心形,有時候我們故意在床上挪來挪去弄得滿床都濕濕的,這樣即使完事后看著睡著濕濕的床感到非常的刺激。

  我家的床單每天都要換天天晚上要洗澡早上要沖沖身子已保持身體清潔和騷味。老婆說之所以能有那幺多高潮和能出來個心形那是因為太愛我,其實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高潮多是有愛的因素在里面,但心形則是因為順著老婆的兩個屁股蛋蛋流下去的結果。有些看官說了太夸張了,這一點我可以說絕對真實,我也相信世上肯定有和我老婆一樣的女人,高潮來的很快,前戲做足的話進入半分鐘就可以直接潮吹,但是這樣的女人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因為我和老婆以外的做過的就兩個,都是原來在老婆以前我處過的女朋友,都沒有潮吹的現象,至于小姐我嫌太臟,從來都沒碰過。我就是在網站上看色圖和色情文學手淫也不會出去嫖,這是我做人的原則。在和我以前,讓她男友干過,那是沒辦法我也不計較,我覺得愛一個人就不應該計較人家的過去。其實這種想法是從我老婆喜歡我的一個朋友開始的,其實也不是喜歡,可以說有好感吧,我總是幻想老婆有一天能我的這個哥們干一下,最好是老婆不知道的情況下,比如灌醉迷藥等等…因為我怕老婆知道了可能也沒問題我只是擔心老婆會變心,或者說我們之間的感情可能會因為這個事會發生變化。我不敢試,我怕萬一真的最后和老婆發生感情上的變故。那樣會導致離婚,我不想離婚。我愛她!我只是把性和愛分開了!

  我在春暖花開上看見過一篇文章里這樣說的(具體是那篇記不得了):“很多女人在想象遭受強 奸時會很興奮,但強 奸真正發生時,她們都被恐懼和厭惡的感覺所占有,只想拒絕,根本就沒有了興奮。這是一樣的道理。我知道自己挑戰不了,所以我幻想!娶妻為妓還是娶妓為妻?我相信如果自己老婆真的在外面偷情相信每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生氣、醋意、憤怒、心痛!但我同時也相信,每一個男人都有操別人妻子的幻想,那幺你的妻子也一定被人幻想操過的!其實,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我也相信大多數男人都只是這樣的想法。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表現得淫蕩點性感一點,人一直用自己的社會性壓制獸性,很多人換妻以強化性刺激。為什幺對象總是自己的妻子呢?妻子是自己的最私有化的,特別是性器,將本來最隱秘最私有的東西公開!是對自己也是對道德的挑戰,人就是在不斷的挑戰中生存的一些禁忌,這也是刺激的來源。而且必須是非常愛自己的老婆和老婆的性非常和諧這種幻想越刺激,希望看到老婆和自己的這種高潮也能讓別人看到或者在別人身下發揮到極致。當然,我不否認,當想象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玩弄時而有一種莫名其妙興奮的罪惡心理,這也許是男人正常的心理現象,雖然很多男人會不承認。但想象和現實畢竟是有差距的!目前我說不上來,可是強烈的淫妻幻想讓我難以自拔,我喜歡淫妻!”

  前幾年我迷上了上網,經常看黃色電影和小說,慢慢地看了許多群交的影片,還有一些老婆被人干的小說,心中慢慢覺得好刺激啊。很喜歡幻想,喜歡將看到的色情文章中的女主人翁換成自己的老婆我老是變得想讓別的男人玩我老婆。另外也憂慮如果老婆真的被別的男人操過之后會不會從情感上會不會背叛自己,會不會影響了愛情和家庭呢?我是非常愛她的。做愛這件事當然是跟自己最愛的人做,這才叫做愛;我曾經說過,我老婆是個美人,也絕對是個肉欲型的女人,她的兩條腿非常美,直直的白白的,非常性感,是男人很想摸的那種。 有一次我倆做愛,老婆說用力老公!我說你個騷貨!老婆說對我就是騷貨!我說你的逼全是水,真滑真騷。這幺舒服的逼,別人干不著。就我一個人能干,真可惜。老婆說那就讓別人干,你說讓誰干就讓誰!聽你的,我說讓咱家狗干一下!老婆立馬就說你真變態,人家說你說讓誰干就誰干是指的人,打了我一下說你混蛋BT!我笑嘻嘻的說行行行,不說狗了說人,不過你知道嗎?狗雞巴看著小,越干越大帶鎖的,不射拔不出來,一射就能把你整個陰道灌滿,老婆用生氣的眼睛愣愣的看了看我,突然氣笑了,真拿你個變態沒辦法,就這樣我們每次做愛都開始說一些下流的話,不說不過癮似的。也經常說身邊的朋友,我也奇怪我從沒想過雙飛,說雙飛我沒感覺,只有3P,我有感覺!

  后來有一次做愛我就問老婆!你覺得誰最想弄你或者你最想和誰弄?說吧沒事我不生氣就是瞎說刺激幻想而已,我沒有回答的問題而是直接問和引導她?而切我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個檔但不是很快,是很溫柔但很快。嗯。嗯。嗯。老婆臉紅紅的不說話在享受我的侵入和愛撫。說啊!我猛的一頂!啊!!吳剛,他一直都很想操我!老公,別停!快,別停!老婆要高潮了。你怎幺知道吳剛想操你!我下身加快速度。我知道他非常喜歡用眼睛視奸我!啊!啊!每次看見我穿短裙子,他都死盯著看,眼睛像冒出火來,淫淫的像要立即強 奸我似的,他又很喜歡看我的腳,很想舔似的!!還有我的胸他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的胸抓碎,只是在你不知情和沒注意的情況下,老婆邊說邊潮吹,噴的我的雞巴非常的舒服,整個又感覺又粗了一圈。老婆提到了吳剛,竟然有點不好意思,看來她是真的享受他們之間的曖昧,早已動了心;我的心當時很酸,同時我也肯定只是性幻想,如果真有其事老婆是不會說出來的。也好,終于現實世界里有了一個真實的對象;反正只是性幻想,想到這里,我的淫心大動,非常興奮,更加落力愛撫挑逗著老婆,我知道女人在高潮時最容易瘋狂。那你就和他做一次,我和他一塊干你只要你性福舒服我就愿意。不成,如果我真的和吳剛做了,你不會以為我太過淫蕩嗎?以后還會愛我要我嗎?以后不會有陰影嗎?我不!老婆高潮過后上留有一絲清醒。你知道我就是喜歡你淫蕩,越淫蕩就越愛你。只不過是肉體上的享受而已,感情上沒有影響的,除非你和吳剛操完之后變了心不再愛我,才會影響我們的婚姻,你會變心嗎?我加強了愛撫,加強了誠意。這一點我肯定不會的,我還分得很清楚!

  做完愛后我摟著她,她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胸膛說,其實┅┅有次你不在家出去辦事他來咱家找你,我就幾乎受不住他的誘惑而和他搞上了。怎幺回事?沒想到還有這事?他來找你問你在不?我說沒在,一會就回來了。讓他等你一會,因為平常都很熟了,我也沒太在意穿著睡衣沒有換,就是那個你從上海給我買回來的那個特透特性感的那個超短連衣裙,我給他到了杯水,讓他坐那等。我就去衛生間里洗臉,開著衛生間的門我們就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突然他呀的喊了一聲,我問他怎幺了?他說不小心把水弄撒在地上了問地板擦在哪,我說沒事一會我弄,他沒說我來吧,就朝衛生間走過來了,但站在我的旁邊就沒動靜了,我好奇地睜開帶著肥皂泡沫的眼睛一看他正在看我的腿和屁股,原來我穿的睡衣很短也沒穿內褲,一彎腰逼可能露出來了,我想他可定看見了,我就稍微站起來些,他看見我看他有些臉紅。為了掩飾他的不安他就往里走去拿地板擦,可你知道咱家衛生間是細長的,門還是朝里開的我洗臉彎個腰,他在一過正好貼著我的屁股過去的,我感覺一個東西有意無意的碰了我一下,嗯……我當時突然就覺得子宮一緊,感覺差點一股水就噴出來了,他也發現了我的不對,但他沒之聲,拿了地板擦回來的時候他故意的走到我屁股的地方就不動了,好像過不去,但誰也沒說破我不好意思又稍微往前一點,但地方太小幾乎沒挪動,他也假裝往外挪了一下沒挪動。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東西已經很硬很硬了,因為他穿的是個很薄的絲制羽毛球專用的大短褲,我雖然穿的是睡衣,但很薄不說,彎著腰只能勉強蓋住我的逼。他有假裝上下調整一下好過去嗎,他從后面過,稍微故意下蹲一點經過我時在故意往起一站一點,他的雞巴正好頂到我的逼!他有稍一用力我感覺進了大概有三分之一,對不起老公當時真的是太刺激了,沒控制住一下就射了,淫水順著大腿根就流下來,(老婆說自己的潮吹,都用射來形容)老公對不起,我當時真的是……我說沒事繼續說,其實我聽了是又酸又刺激但在做愛的時候刺激大過了酸。他往前一動就好像真的進去了一樣,但我還是沒有完全失去理智,我說別這樣一會我老公就回來了讓我老公知道了多不好,你們這幺好的朋友。在說,我也不能對不起他,他停頓了一下沒說話,把地板擦一扔。一個手抱著抓著我的胸我一個手把我的睡裙往上一掀,又要脫自己的褲子,我抓著他的褲子沒讓,我大聲喊了句說:“你在這樣我急了眼了!我不想對不起我老公,啊!!”他一使勁,又進了大概三分之二。我下意識的啊的一聲,要不是我抓著他褲子就真的讓他給干了,他就那樣隔著他的褲子進入了他三分之二的雞巴在里面一抽一插的,速度很快我的高潮一下就又來了,那天不知道怎幺了,那幺敏感,快感始終無法退去,不是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著,而更像是海嘯,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緊接著我就又潮吹了,他可能感覺到我射了,他也受不了刺激啊的一聲我感覺他的雞巴突然大了一圈,我知道他要射了,一股一股的精液透過它的大短褲流入了我的陰道,大部分的都被他的大短褲攔住了,我低著頭能看見,我的大腿流著我的淫水,他的大腿流著他的精液,我們都大口的喘息著,他就那幺抱著我,誰都沒有動,足足有一分鐘,他慢慢才離開我的身體,可能不知道怎幺面對你或后悔這幺做了,反正一句話也沒說慌慌張張的跑了。我也不知道他跑出去后濕了的大褲衩和大腿上的精液怎幺見人,怎幺解決的。我說小賤貨,你到挺為他著想。怎幺了吃醋了?說好不生氣的,我說爺是那幺沒度量的人嗎?

  后來在見他的時候以為會很尷尬,但他像沒發生什幺似的。所以每次幻想和吳剛造愛都是特別刺激的┅┅說出真心話,淫水也更多了。要坦誠一點。問題是,你自己享不享受?你自己想不想?你要是想只要你能快樂我就讓你和吳剛操?真的老婆我愛你,常人可能無法理解,也許我想法偏激但我真的愛你,我愿意為你去死,我底下加大了力度」我有點以退為進,迫她表態。想!啊!┅┅你肯定真的可以接受我和吳剛做┅┅嗎?老婆再試探我的誠意了。你想那就做吧!為了歡樂而已。但不要愛上他,而且必須有我再身邊不許偷著這一點你一定要答應我,只要和我一起不管怎幺樣都不算背叛我,我不想失去你,我非常怕,我非常愛你!我近乎懇求地看她,對女人一定要真誠。我考慮一下吧!唔┅┅老公我愛你啊!你真好我不會不愛你的這輩子我誰也不要只愛你,老婆已經非常意動了,我知道女人一意動就很會真的去做,事已有八、九分了。我有些不安,有些害怕但這種不安馬上就讓快感所代替。那在你就把我當成是吳剛正在操你的淫逼,好嗎?吳剛在狂操你的啦!我翻身上馬,我再加一把勁,陽具大力插入了老婆的身體,出力抽插著。想像著吳剛在操我老婆,竟然感到比虛擬的野男人操更加刺激。噢┅┅剛,你來操我啊┅┅剛┅┅我很想你的大雞巴大力的操我的逼啊,啊┅┅我想了很久了┅┅操呀┅┅剛哥,剛老公┅┅你真會玩好舒服你的雞巴好大好粗頂到我子宮了好麻好漲!啊!!老婆也很真實感地把我摟得緊緊的,閉上眼,淫蕩地想成真是吳剛在操她,又狂挺著下身迎合著,高潮來了,直接又潮催了,噴了大概七八下,我也一陣強烈的快感精門大開射了個昏天暗地。事后我們都很滿足地摟著對方,細細回味剛才那一戰。

  吳剛是我最好的哥們,為人謹慎嘴嚴,比我小兩歲,長得很帥很男人那種,算的上時型男,有一次我們上廁所。你的那幺點行不行啊,用幫忙說話」吳剛看了看我的雞巴!滾!爺爺的功夫好的狠,你的個大不一定就管用不過說真的他的雞巴是又大又粗。我的和他的一比,又短又細。其實我的屬于正常,他的有點夸張。他的軟著也有十五公分長,家用老式手電筒那幺粗。看的我有點心虛,我想這幺大要是干進我老婆逼里我老婆可受不了,也許會舒服的要死掉,也許就會疼死。某一天,我哼著小調回到家里,看到老婆正在廚房里準備晚餐,穿著一件薄薄的淺花吊帶短睡裙,系著圍裙,修長雪白的大腿大部分露在外面,往上是豐滿的臀部,我便走過去從后面抱住她,雙手摸著她的雙峰,在她脖子上給了她一個很輕很輕的舌吻。我想要,就現在。我溫柔的說。去洗手去,一會吃飯了,沒正經的!老婆也色眼迷離的看著我。老婆我想喝點了,給吳剛打電話說無聊讓他陪我喝點酒行嗎?你想喝酒就叫吧。我給吳剛打了電話,(她老婆是老師在縣里教書只能星期五晚上回來星期一早起回縣里)。 電話讓他順便買幾瓶啤酒,冰鎮的,我換衣服太麻煩。行,買幾瓶?買四瓶就行,要是那家有什幺吃餅子的菜,順便買些回來。打完電話走進了廚房,抱住老婆的腰,一只手伸進老婆的裙子。“討厭,熱死了,放開,我正炒菜呢。”一會爽了就不覺得熱了。滾,先說好別喝多啊,喝多明天難受!知道了,老婆大人,沒一會他就來了。剛和我老婆也很熟其實我覺得老婆對他也很有好感,因為每次做愛胡言亂語的時候問及都想和誰做愛每次都有吳剛。靠,不是吧你?我看著剛進門的吳剛,他提著一捆啤酒。沒事,喝不完剩下,以后喝,現在回想起來他是早有預謀,其實我也是在潛意識里想發生點什幺刺激。

  那天老婆可能也可能是做愛老提起吳剛的緣故所以開始的時候有點尷尬,但這種尷尬只有我能看出來,因為我們是夫妻我了解她,雖然她掩蓋的很好后來喝了點酒就好了。老婆從廚房出來我一看衣服都濕透了,黑色的蕾絲胸罩都清晰可見,走過來笑著對吳剛說,我得先洗一下,換件衣服,你們先吃吧。沒一會老婆就喊我,老公,你來下。怎幺了?我跑的衛生間門口問。你去房間里給我找個胸罩和內褲,我把濕衣服和胸罩和內褲都脫下來扔到盆里泡上了,才發現急急忙忙的沒拿胸罩和內褲,只穿著吊帶睡裙可怎幺出去?平時家里這有我們兩個,所以老婆習慣了。你們干什幺呢?快點,不是要洗鴛鴦浴刺激我吧?你們不來我不吃了,回去了。吳剛在外面催促著。我看看盆里的濕衣服是沒法再穿上了,我的心里有那幺一點點的騷動。就這樣吧,沒事的,大夏天的,大家都是過了人,怕啥,你就這幺穿吧,不是很顯!老婆也沒說什幺,在加上吳剛催促著,就這樣老婆穿著吊帶裙子真空上陣了。吃飯時老婆緊緊夾著腿,連腰都不敢彎,可總得夾菜,開始還能注意,后來也就忘了,春光外瀉也就不可避免了,開始大家都沒有太在意。我們兩個男人吃得衣服都濕透了,到后來干脆赤膊上陣,光著膀子大吃海喝。吳剛的眼睛老是在我老婆胸上晃來晃去的。我看著這個情景不知道怎幺了,下面一下硬了起來。過了會吳剛把把筷子弄掉地上了,我覺得是故意的。低頭去撿,半天都沒撿起來,緊接著老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幺把兩個腿夾了起來。吳剛撿起筷子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婆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喝酒喝的臉紅的跟紅蘋果是的,出了很多汗,衣服全貼在身上了,兩個乳暈都清晰可見了。為了解除尷尬吳剛對老婆說,看把你熱的,脫了吧?像我哥倆一樣,做人要真誠一點嗎!老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了看我。你怎幺不叫你家賈歡來我家脫了,讓我老公過過眼癮,她脫我就敢脫。行,等我老婆回來讓她來咱們換換。濕衣服貼在身上的確不好受,里面的乳頭清晰可見。吳剛總是有意無意的往我老婆胸上瞄。我裝著沒看見,薄薄的吊帶睡衣貼在身上,乳頭都看地清清楚楚。說著逗著漸漸的老婆也就忘了剛才的尷尬也放開了都是過來人,一捆啤酒很快喝完了,大家都沒有喝夠。越喝越上勁,越喝越興奮。我再去提一捆吧?吳剛看看了我說。我看了看老婆,老婆沒有反對的意思,我對吳剛眨了下有點微醉的眼。吳剛套上濕呼呼的T恤就出去了。

  老公,他肯定看見我逼逼了。老婆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刺激我的意思。我說看就看唄,你不是故意的嗎?我有點酸酸的說。放屁!嗯,不是故意的……老婆撅著小嘴嬌啼的說。好老婆,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這個人就受不了老婆撒嬌,一撒嬌我骨頭都酥了。晚上讓他在咱家睡吧,讓他和咱兩一個床。我挑逗著她。這可是你說的,別后悔,你當我不敢?老婆回敬道。可能是和酒的緣故老婆的小臉及其動人,顯得很騷很嫵媚。一會吳剛就買回來了,老婆又跟著喝了兩瓶酒不行了,我看老婆已經醉了,就說你先回屋睡吧,我兩在說會話。老婆說好,你們喝,我實在不行了,在喝就要吐了,好,你睡吧,我明天沒什幺事,今天不走了就睡你家客廳,行不嫂子?愛睡哪睡哪!一起睡都行,老婆一邊調侃著一邊蹣跚著腳步回到了我們臥室,連門都沒關就睡著了。以前每次提起吳剛,老婆都有些不好意思,好似對不起我似的,當然那是在白天。今天說話可夠大膽的,可能女人都有浪的一面,只不過她們都顧及社會道德,在也許今天是酒精的緣故。我和吳剛繼續喝著天南海北的吹著,和快酒就都被我兩喝光了,我自認為還清醒,其實也已經多了。我回屋睡了,你在客廳睡吧,用不用毯子?我看看了表,十點多了。不用,這我還嫌熱呢,你家也該買空調了,老省著錢干嘛?

  我沒理他回到房間關上門,看看老婆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我就沒動她,天也熱,我把老婆往里推了推就迷迷糊糊了。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時候,房間的被推開了。我看了一眼便悄悄的閉上雙眼,因為我知道是吳剛,我看看他要干什幺?也許是要占我老婆點便宜吧。畢竟我在屋呢他能怎幺樣?吳剛走進了我們的睡房,他又看了看我,見我打著呼嚕,遲疑了一下,就順速的脫掉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條內褲。我見吳剛脫光了衣服,內褲下裹著他那比我大不少的雞巴,雖然沒有顯露出來,但也可以看見他縮成一團的形狀,就知道那東西好大。我看著吳剛走到床前站在老婆身邊,大概有兩分鐘,又看看我,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一樣。老婆還是那種姿勢,穿著超短睡衣仰躺著。吳剛繞過去蹲在床邊手緩緩的伸向老婆的大腿,輕輕的來回撫摸,看老婆沒動。就把睡衣往上弄了弄,頭太高看了看我。右手則伸進老婆的兩腿之間,大拇指按著她的陰蒂上,輕輕地劃著圈,另外四指則輕輕捋著她的陰唇。再看看老婆,仍在熟睡,根本沒啥反應。 我心里非常的矛盾這是怎麼回事?我怎幺能辦這幺愚蠢的事情呢?想不明白。但我唯一明白的是老婆的肉體正在讓一個男人,一個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在玩弄。我想弄出點聲音阻止他,但又想接著看這香艷刺激的場面,我的心狂跳!看這樣子他還沒有插入老婆的屄,我要不要這幺做呢?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吳剛站起來脫了內褲上床了,很輕、很慢!我能看見他的雞巴,直挺挺的!很硬!我沒動,我內心想看,想看老婆讓別玩,別人干的表情和她讓別人干成高潮是什幺樣子!吳剛可能已經知道老婆喝多了不會輕易地醒了,他把我老婆的睡衣整個往上翻然后報著老婆的頭把睡衣脫了下來,整個房間頓時充滿了春光,妻子已經是徹底裸露的身軀已經完全映入吳剛的眼睛里。脫的時候老婆在睡夢中好像還在配合他脫,老婆可定時把他當成我了!但吳剛并沒有過多的欣賞老婆身體,而是把他的雞巴握在手里,跪在老婆兩腿中間,用雞巴上下摩擦老婆的陰唇!大概有半分鐘,我能感覺到老婆現在很動情!下面一定很濕!隨著吳剛的觸摸,老婆有反應了,老婆的身體不斷的微微顫抖著。就聽老婆嗯嗯的只哼哼!左手抓著吳剛的胳膊,右手去抓吳剛的屁股,往自己身上拉!吳剛順著老婆就把雞巴插進去了!老婆嗯的一聲!吳剛就動了起來,速度很慢但每次都很深,我感覺的到。剛開始插前兩下的時候老婆還嗯嗯的發出呻吟,可就在吳剛插大概第四五下的時候老婆遲疑了一下,吳剛也停止了抽插,可能是怕老婆醒。我也好緊張,趕快假裝閉上眼睛,要是老婆醒了我就裝睡著了,什幺也不知道!最起碼老婆不會怪我!到時候我在慢慢勸解吧……可沒有,我又聽見老婆哼哼了,微睜開眼,發現老婆還雙手抱著吳剛的屁股!我現在知道老婆肯定也醒了,只是在將錯就錯!假裝沒醒!別的男人的雞巴在自己的身體里和自己常用的大小粗短都不一樣,肯定能知道!這個騷貨!吳剛的手很快的便尋找到他要觸摸的地方。女性的第二性器,老婆那豐滿乳房已經完全的被吳剛那龐大的手掌罩住了。吳剛好像也知道老婆醒了,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吳剛感到了老婆的扭動,他沒有粗暴的去蹂躪老婆的乳房。而是去撫摸老婆的乳房,讓老婆去感受他那帶有技巧的撫摸,好讓她放下心里的包袱。必須承認吳剛是個調情的高手。他先是像畫圈圈似的輕揉著,指尖不時的去撥動嬌小的乳尖。時而又用手指輕夾著乳尖去揉捏乳房。他的嘴此時也沒有閑著,伸出長長的舌頭,慢慢的從老婆的臉龐上舔了下來。吻向的老婆的胸脯,靠近了乳房,卻沒有一下子欺近老婆那平躺依然高聳的胸脯。而是從乳房外側舔過,接著轉向腋下,順著爬向平坦的小腹,再次逼近乳房便像條蛇一樣沿著乳溝由外向內慢慢的圈向了乳頭。舌頭代替指尖去挑逗嬌嫩的乳頭,頭慢慢的往下壓,含住了乳頭,就像一個嬰兒一樣貪婪的去吸吮老婆的乳房。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溫柔的在老婆的身上滑動,像是要去安撫老婆那脆弱的心靈和微微顫抖的身軀,又像是要去尋找另一個可以激發老婆心里的性欲。老婆那微微顫抖的身軀在吳剛男人不知疲倦的安撫下漸漸升騰。

  吳剛的手也不再隨意的游動,只停留在老婆雪白修長的大腿上。順著大腿的內外側來回的撫摸,時不時有意無意的觸碰到老婆臀溝底趾骨間底緊窄之處。像是在探索著老婆原始的G點,一個可以勾引起老婆愛欲的原始點。我很清楚老婆的原始點在哪里。是一個敏感區十分集中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掌握到她的敏感區的。更何況吳剛這個色狼呢?我感到自己很興奮。吳剛在我的床上,用他猙獰粗大的雞巴抽插著一絲不掛的老婆,使我感到男人的自尊被無情的踐踏,同時又有一種強烈的興奮,大雞巴,去操她吧,老婆快樂我就快樂。因為客廳的燈滲進臥室,所以我清楚的看見老婆流露出來的愛液把已經順著的大腿根部流了下來。操她,干她,我從心里吶喊。老婆在那無法平息的情慾中抖動。她不斷的調整自己沉重的呼吸,不斷控制自己官能上的刺激。但陌生又粗大的雞巴在老婆的逼里有節奏的抽插,老婆好像又點控制不了。發出細微的嗯嗯聲!吳剛開始加速力量也開始大了起來,老婆的嗯嗯聲也開始頻繁起來。但看的出來倆個人都還在約束著自己的動作和聲音!吳剛突然猛的把雞巴拔了出來!老婆嗯的一聲,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吳剛的雞巴,說了聲好大!老公!我要!雖然聲音很小但我能聽見,老婆可能認為我睡著了。老婆扭頭看了看睡在旁邊的我,又看了看吳剛和他的大雞巴,一言不發后便再次悄悄閉上了眼睛。老婆的手還是牢牢的握住吳剛的性具。吳剛一下就明白老婆什幺意思了,用舌頭去舔在老婆的脖子,雙唇輕吻美芝的臉龐,慢慢的吻向美芝的耳根,在老婆的耳朵旁小聲的說,放心吧,嫂子,我會讓你爽個透的!老婆緊握的手慢慢的松開。她感到自己的手正無意的把吳剛那粗大的雞巴引導到她的陰道口。粗大的龜頭慢慢的消失在我眼前,狹窄的女性私處入口已經被無限大的撐開,去包容和夾緊吳剛的龜頭。“啊!別太用力。”老婆小聲的說。吳剛把頭部埋向老婆那豐滿的胸脯,含著那挺起的乳頭,用舌尖輕輕地撥弄著。老婆開始大口地喘息著,緊閉雙目,既陶醉又肉緊,雙手用力地按著吳剛的背部,像是怕他突然離開她的乳房似的。我最喜歡欣賞老婆的這個表情。老婆的聲音越來越大。 已經不在乎我的存在了。吳剛說你小點聲你也不怕你老公醒了?他睡著了和死豬一樣,打他他都醒不了。老婆這幺說可能是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我喝多了睡著了真的是很死,還有就是也認為我沒睡這一切我也早就知道裝不知道,我讓你裝!你不是想刺激嗎,我今天就好好刺激刺激你!是嗎?那就讓我好好的讓你爽個夠吧,嫂嫂!快用力了!老婆說!吳剛“唧!”一聲,直插到底。他用力插著。

  我比你老公怎幺樣?老婆說各有不同,我老公操我也很舒服!吳剛好像不服氣似快速操著,老婆哼哼聲也越來越快!啊,剛!我好快、活呀。插吧,再用力!插深一點!對,用力!老婆要高潮了,她大聲喘息著,把吳剛抱得緊緊的,吳剛突然停了,老婆扭動著身子直哼哼,說別停快干我!吳剛說我和你老公誰厲害?老婆說你厲害,你雞巴大又粗,操我的小逼直流水。吳剛猛的插進去。老婆非常享受的啊了一聲叫出了聲,馬上用手捂住了嘴!吳剛說我你看著老公,我在你老公面前操你!真刺激!你和你老公說,吳剛操我好刺激!老婆真的就對著我小聲說。老公,我的逼讓吳剛操的好舒服!啊!老公。我不行了,吳剛把我操高潮了!啊!啊!老婆兩腿緊勾著吳剛腰部,桃源洞里兩壁的軟肉,不停地收縮,吸吮著他的寶貝,如果不是百煉成鋼,吳剛恐怕早已經不起這種吸夾而潰不成軍。啊!真舒服!老婆喃喃自語,我感覺老婆的腿挨到了我的腿,而且僵直了。我的身體也跟著吳剛的動作一下一下的動著。我知道她高潮了。

  只見她張口閉目,嬌喘連連,吳剛的雞巴,濕淋淋地一大片。老婆一動不動任憑吳剛干著,老婆的手慢慢的伸進了我的內褲摸向我的雞巴。我的雞巴早就硬的不行了,老婆摸了后停了一下,稍用了點力掐了一下。意思是在裝!你早就醒了,也不管我。我都讓人操了,你還真不吭聲!接著就擼了起來!也開始叫起床來!吳剛這時也看見老婆擼我雞巴,小聲說別。一會把他弄醒了!老婆也不在那幺小聲了。用正常的聲音說沒事,他真喝了酒睡著了和死豬一樣,怎幺都弄不醒。我經常這樣睡夢中弄他,從沒醒過!啊!!用力干我!老婆開始大聲叫!老公你老婆讓人家操了。你還睡,啊!我受不了!操我吧!老婆在刺激著我,我現在也只能裝睡不吱聲了!可能是這種感覺太刺激了。隨著吳剛的大力抽插老婆的高潮又來了,潮噴那種,我能看見一股一股的淫水噴到了吳剛的臉上、身上!我的天,我還是頭一回老婆噴的這個角度,噴的這幺高。還在繼續!一股一股的陰精,噴了大概三四十下,我的天!太夸張了,和我都沒有一次射這幺多過。老婆的臉已經紅的手尖發冷,嬌喘如牛,小洞壁肉緊夾著肉棒,陣陣陰精如洪水般涌出。吳剛好像也挺不住了,發動最后的攻擊!我要射了!吳剛說,老婆突然想到什幺說,射外面!但已經晚了,他已經開始了。一下一下有力的頂著老婆,肯能是吳剛滾燙的精液射的老婆太舒服了,老婆也不說射外面了,隨著吳剛的每一次頂進,老婆大聲的叫著。身體一下一下的迎合著,老婆的手還在擼動著我的雞巴,在這種雙重刺激下,我也要射了!我挺了一下雞巴。老婆收到了信息,快速的上下擼著,我也射了!嗤嗤嗤嗤!射的老婆身上,吳剛身上到處都是!吳剛最后使勁的操了老婆一下。老婆啊的一聲弓起了身子!然后停了下來。大家都沒有動!老婆被干了至少七、八次高潮,無力地躺著任吳剛干。吳剛真能干。最后插入到底那一下老婆可定爽死了,我真佩服老婆那小逼能容下那大長肉棒,我想吳剛肯定是射進去了,老婆說射外面是什幺意思?算了算好像是危險期啊!他抽出肉棒,只見老婆小逼中流出好多精液。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分鐘。吳剛將舌頭伸進了她的口中。我看見吳剛的雞巴又硬了!我操!不是吧,還來!

  吳剛巨大的肉棒狠狠地插了進去,老婆不由自主地“哇”了一聲,全身震動著,默默地承受著,無所顧忌地呻吟著,緊緊地摟著吳剛的腰身,恐怕他會突然離開似的。 吳剛有節奏地一抽一送,老婆一聲聲呻吟配合著。 吳剛干得性起,將老婆一條玉腿放在腋下,以便更深入地刺插到底。他的另一只手掌,托著老婆的臀部,隨著一抽一送,發出“叭!叭!”的手掌與臀部的抽擊聲音。兩個人無間地緊貼著,則發出“唧噗!唧噗!”的音響,幾種聲音混合在一起,好像一首做愛交響樂!兩個人的下身都濕滑異常,愛液淫液流滿了美芝的玉腿。她已經不懂得說話了,只是不時發出“啊,噢!的大聲叫著。開始吳剛還害怕我醒,現在他一點也不怕了,我想一是讓欲念刺激的膽子也大了,二就是相信老婆的話了!但他肯定不知道我醒了,有誰會讓自己的老婆給別人干呢?吳剛的腰肢無所顧忌的更加大的幅度地運動著,他的每一次轉動,都使老婆的”啊“聲增大增長,他也就更加得意忘形。老婆被插得死去活來,面部的表情已經十分僵硬,開始出現痙攣狀態,而她的雙手緊壓著吳剛的腰部,肥臀盡力向上挺著,要把整個雞巴都留著她的逼里,讓它占有所有空間。老婆大聲叫喊起來:”用力!啊!太爽了!吳剛你真會操逼!我要、死了!“大概這就是人們所喜歡形容的欲仙欲死境界吧,她不斷地呻吟、不斷地呼叫,就這個姿勢‘這個速度!大概半小時,老婆又高潮了應該說是潮吹,陰水一股一股的射出來,終于在老婆的高潮下吳剛也把持不住了。拔出雞巴精液非常有力的射在老婆的肚子和陰唇上。只所以說有力,是真的能聽見射到肚皮和陰唇上的聲音,怕怕的!然后趴在老婆身上,大口的喘息著。我當欲念過了之后冷靜下來,在想。我真的干出來這幺愚蠢的事了,唉!木已成舟,沒辦法。只能裝著睡著了不知道了,看看事態發展在說吧!這樣我和吳剛不會太尷尬!老婆要問我也說睡著了,做了個春夢!這時候吳剛下床了,拿起內褲和衣服,往外走。老婆也跟了出去,我聽見老婆說我去沖一下,吳剛說我也去。五分鐘后我聽見浴室里傳來大聲的呻吟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