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衛子夫的故事
衛子夫的故事

衛子夫的故事

衛玠是晉國時著名的玄學家,清談名士,字叔寶,山西安邑人,官至太子洗馬,但因體質虛弱積勞成疾,年僅二十七歲時便英年早逝,是古代著名的四大美男子之一。

  衛玠八歲時樣貌如珠玉一般圓潤美麗。他的祖父衛瓘時任尚書令,非常欣賞一個叫樂廣的新進“太子舍人”,于是宴請了他。席間樂廣稱贊衛玠樣貌清奇,長相不凡,衛瓘很開心,便讓孫兒到樂廣面前去多多請教,當時他正準備讓幾個兒子跟隨樂廣學習。

  衛玠自小受家中長輩的熏陶,雖然年紀還小但是經常學著長輩們的腔調說話,他聽衛瓘說樂廣是個名士,正好昨夜夢見母親給自己搗藥時藥杵碎了,母親就撿了幾個碎片喂自己吃了下去,這個夢讓他感到害怕,他可不想吃石頭吶,于是作了個揖問道,“請問先生,人為什么會做夢呢?”樂廣挑了挑眉,沒想到這孩子竟然問了這么個棘手的問題,他呷了一口酒回答道,“因為日有所思所以夜有所夢。”衛玠沒聽明白,又問道,“昨夜夢見母親搗藥時藥杵碎了,便喂了我幾塊碎片,這是我平時沒見過接觸過的東西卻被夢到了,也是思的結果嗎?”樂廣心下一緊,雖然他是清談名士,但也不是什么話題都能聊得開的,尤其這個夢是屬于玄學范疇,他并不擅長,不過他也沒有露怯,“嗯,正是因為你體質虛弱,常常思慮早日康復,所以才會有吃藥杵的夢吶。”衛玠豁然開朗,再次作揖道,“多謝先生開導。”

  樂廣呵呵笑著擺了擺手,其實內心也是一陣緊張,“幸好這小子沒繼續問下去,否則我可能就要答不上來了,不過他小小年紀就懂得發現和思考日常生活中的問題,而且對答無礙,毫不怯場,將來必有成就。”

  樂廣發現了一個好苗子,心里十分高興,于是舉杯邀飲,放下了酒杯后,便對衛瓘說道,“大人,不知玠兒年方幾何,可有婚約?”衛瓘聽他這樣問便也明白了這是要結親的意思,看來樂先生很喜愛我的孫兒啊!于是高興地撫須答道,“玠兒今年八歲,未有婚約,呵呵,呵呵。”衛玠的父親叔伯也都會意地微笑起來。樂廣見眾人都明白了自己的意圖,一時也有點兒不好意思,畢竟第一次登門就要高攀結親,這說出去別人還不知道怎么看他呢,但他出身貧寒,自是知道應該如何把握機會,更何況那孩子確實是可造之材,而衛瓘也很賞識他,于是不再顧忌,接口說道,“我有一女,今年四歲,如若大人不棄,可為結鸞。”衛瓘撫須大笑道,“哈哈哈!好好好!”
性吧首發

  衛玠與樂氏的婚約便這樣定了下來。

  衛玠十歲的時候,外戚楊駿因與衛瓘不和,便伙同黃門等人一起詆毀他的叔父衛宣(衛瓘之子)沉迷酒色冷落繁昌公主,使得武帝不顧公主反對下詔令其合離。時任太子少傅的衛瓘只得以管教不嚴為由慚愧遜位,武帝便加封他為菑陽公衣錦回鄉,次年,衛宣憂懼交加病急而死。

  衛玠十五歲時,武帝駕崩,惠帝司馬衷即位,下詔封楊駿為太傅輔佐朝政,同年楚王司馬瑋有反意,進京述職時便矯詔殺了楊駿,惠帝憂俱,趕緊下詔征老師衛瓘入朝,衛瓘隨即邀請汝南王司馬亮共輔朝政,司馬亮上奏建議令司馬瑋等藩王回駐藩國,滿朝文武無人敢應,只有衛瓘附議,于是眾藩王記恨了衛瓘,正好皇后賈南風也因為其為官清正,處處限制自己無法隨心所欲,便以其早年影射惠帝不宜持政,有意“謀圖廢立”的罪名下詔給司馬瑋,令他免除衛瓘職位,逮捕入獄,司馬瑋大呼天助我也,于是伙同清河王司馬遐率兵包圍了衛府,督軍融晦也曾因過失被衛瓘斥責,此時正好借機報復。他站在府門前拔劍而立,報出了衛瓘家人的姓名,隨即率兵沖殺而入,衛瓘與子孫九人全部被害,只有衛玠因發病被他的哥哥衛璪帶去求醫,以及倉促間未能跟隨進京的婦孺躲過一劫。

  衛玠的姑姑聽說了此事后哭倒在家中,醒來時又聽說兩個侄子尚躲在城中,便央求丈夫鎮南將軍鄭嘉搜救,隨后又聯絡國臣重卿一同上書請求正名,三月后惠帝下詔平反,追封衛瓘蘭陵郡公,追謚成公,由其孫衛璪承襲爵位。三年后衛玠迎娶時任侍中郎的樂廣之女樂氏為妻。

第2章:洞房花燭

  春日明媚的陽光拋灑在衛氏府院中,將籠罩了三年的悲戚氣息驅散一空,此時衛府內張燈結彩,一片喜慶。

  賓客散去后,衛玠來到洞房見到了樂氏。當時晉朝的婚衣是白色的,白色反光,再加上蠟燭的朦朧,襯得樂氏就像遠山一樣美麗。衛玠向樂氏作了個揖,樂氏回禮,衛玠便拉著她坐到了床邊。
性吧首發

  雖然兄長衛璪告知了他該做什么事情,但畢竟還是個小處男,尤其這是第一次見面,衛玠的手有點兒顫抖,想去解樂氏的衣服吧,又害怕自己太莽撞,所以只好顫巍巍地解自己的。

  樂氏從衛玠一進門時就開始偷偷打量他了,見他果然如父親說的那樣長相俊美,儀表不凡,簡直就像是天上落下的謫仙一般令人心醉,坐下后還在用眼神的余光瞄著他,她見衛玠緊張的渾身顫抖,又覺得好笑,明明年少時就對答無礙了,此時怎么一副上刑般的模樣。

  好在她未出閣前母親就有給她講過為婦之道,雖然也是一知半解吧,但對于夫妻之事她可比衛玠看得開,再加上出身貧苦,可不像一般的大小姐那樣懂得許多規矩,最重要的是她還小,依舊像小孩子一樣活潑,愛玩兒。

  樂氏輕聲地對衛玠說道,“夫君,夜已深了,我們早點歇息吧。”

  “哈?哦!哦!”衛玠聽到妻子的吩咐,剛剛抬起的手正好有了個臺階下,于是就要來解樂氏的婚衣。誰知他剛剛摸上妻子的腰帶便被一雙溫熱的小手握住了,樂氏輕輕搖了搖頭,站了起來。她輕盈地轉了一圈兒,纖細的腰肢下,潔白的婚衣裙擺便像花兒一樣舒展開,樂氏輕聲問道,“夫君,我好看嗎?”衛玠強作鎮靜地咽了咽口水,“嗯,好看。”

  樂氏自己一層一層地脫起了衣服,最后只剩下小衣和褻褲。她將潔白的婚衣展開掛在了架子上,生怕弄皺了,轉身又將小衣和褻褲脫掉,將它們整齊地疊好放在了床下的小桌上,現在只穿了個肚兜站定在了衛玠面前。

  此時衛玠跨間的肉棒已經一柱擎天,雖然妻子剛才脫衣服的時候因為光線太暗看不真切,但越是看不清越興奮,直到她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衛玠望著大紅的肚兜,上面繡著什么他沒能注意,因為被兩條粉白的胳膊和香肩吸引了目光,他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摸,只好咽了咽口水,目光下移望進了樂氏的雙腿之間。

  稀疏的燕草散布在微鼓的陰阜上,因為年紀尚小,樂氏的陰唇剛剛開始變色,閉合的唇線上隱隱露著粉光。

  樂氏微微叉立著兩條略顯纖細的白腿,她忽然輕聲喚道,“相公,婚服和肚兜可是我親手繡的哦,你看這肚兜上的鴛鴦,娘親說,只羨鴛鴦不羨仙,所以,我可是找繡娘學了好久呢,我。。。哎?”話還沒說完,衛玠已經忍不住地將她拉入懷中。

  樂氏瞪著漆黑的眼珠兒仰望著他,左手剛好按在他的胸口,看著眼前放大了的俊美容顏,俏麗的臉蛋兒慢慢地紅了起來。
性吧首發

  衛玠將最后的肚兜除去,看著小荷才露的尖尖角,雖然沒有很大,卻依舊亭亭玉立,一時也是激動的口干舌燥。

  他顫巍巍地摸上了一只奶子,入手像是溫熱的饅頭,樂氏機靈靈地打了個冷顫小聲地說,“涼。。。”衛玠趕緊觸電一般收回了手掌,他將女孩兒輕輕放平在床上蓋好了被子,接著走到火盆前多夾了幾塊木炭進去,他知道自己因為體質虛弱所以手腳都較常人要涼的多,于是坐在那里仔細地烤了一會兒,又取過桌子上溫著的熱酒猛灌了幾口。他想起了什么便轉身問道,“你,你餓不餓?”樂氏身上蓋著大紅被子,正側臥著欣賞他的俊顏,聞言一愣,微微笑著說,“夫君喚我姿娘就好,這是我的乳名。”

  衛玠點點頭,經過這么一打岔,體內的燥熱竟慢慢消去了,他端了一盤羊肉放在了床沿,將手中的筷子遞給了樂氏后,又緩緩斟了兩杯酒,開口說道,“女子出閣前行笄禮,岳丈大人沒有賜名么?”

  樂氏握著筷子卻沒有夾肉吃,她笑著說,“如今晉國動蕩,父親哪還顧得上為我行禮賜名,夫君,姿娘不好夾菜,你能喂我么?”

  衛玠眉頭一挑,望著笑魘如花的樂氏,心里想著,這女子似乎與眾不同。

  樂氏輕啟檀口,咬住了衛玠送過來的肉塊兒,她鼓著粉腮嚼了嚼咽了下去,又笑著說道,“夫君可是覺得姿娘不懂禮術?我幼時娘親懷著五弟,見父親就經常喂她吃飯呢。娘親說,夫妻是要相伴一生的,父親就應該喂她吃飯。”

  衛玠又夾了一塊肉送去,接口說道,“你很喜歡笑?”

  “娘親說,笑得越多,活的越久哩。”

  小兩口相談甚歡,尤其樂氏根本不怕羞,她總能挑起話頭兒撩著衛玠跟她聊天兒,兩人之間氣氛融洽。

  吃罷了羊肉,一壺熱酒也見了底,樂氏暈紅著小臉兒幫助衛玠寬衣。

  衛玠再次緊張了起來,身子有些僵硬。當褻褲褪去時,男子的玉杵便暴露了出來,樂氏好奇地捏著龜頭左右看了看,抬起小腦袋望著正襟危坐的男人說道,“夫君,待會兒就是要用這個行夫妻之禮么?”衛玠被她問得一愣,好不容易保持的凌然之氣伴隨著幾聲嗆咳全部破了功,“我,我也不知道,我,大概是吧。”。

  樂氏呵呵笑著說,“夫君好生正氣,我三哥哥可是跟你同歲呢,年前兒就經常跟他的朋友們逛窯子了呢,是那個。。那個叫什么,玉春樓?”

  衛玠俊臉一紅,“腌臜之地,我,我才不去!”

  樂氏開心地摟住了他的脖頸說,“嗯,夫君才不去呢。”
性吧首發

  其實衛璪也有帶他去,可惜剛下馬車就被行人圍住了,就算男子逛窯子光明正大,也不能當著這么多人進門尋歡吧——只好作罷。

  衛玠感受著樂氏身體傳來的溫熱感,尤其是她兩只奶子的熨帖,這讓他渾身燥熱不已,胯下的肉柱已經飽脹的難以忍受,他心下一橫,“這是我的妻子,夫妻人倫天經地義!”于是他拉開脖頸上的粉臂,輕輕地放平了樂氏,又將早已預備在一旁的白稠墊在底下,樂氏也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乖巧地隨他擺弄。

  衛玠將她的雙腿分開抬起,自己則立即跪坐到了鮮嫩的花瓣兒前。他低頭瞥見微微裂開的肉唇里一片粉紅,便急不可耐地捉住自己的肉棒向前頂住,龜頭揉開了兩瓣粉唇,直接落進了柔軟的坑洞之中,樂氏一聲嚶嚀,渾身顫了顫。

  衛玠的腦門兒上微微冒起了汗,他看了看妻子沒有異樣后便俯下了身子,樂氏明亮的眼睛柔情款款地望著他,伸出雙臂摟住了他的脖頸。衛玠見一切準備妥當,便用力向前挺起了胯部,雞巴穿過洞口狠狠地頂在了處子的嫩膜上。

  “嗯!”樂氏一聲慘哼,雙臂緊了緊。衛玠被箍得正爽,剛準備再次發力時,卻發覺了妻子的異樣,他趕緊停下轉頭輕聲問道,“你怎么樣,是不是很痛?”樂氏搖了搖小腦袋說,“姿娘沒事,夫君,我很歡喜。”衛玠還是有些心疼,雖然他自己也不好受,但這畢竟是他的妻子,他怎么忍心為了一己私欲而讓妻子痛苦受罪,他撫摸著樂氏額上的頭發說道,“改日吧,我不忍心你這樣痛苦。”說著便作勢起身,樂氏趕緊摟緊了他的脖頸說,“不可,夫君可是對姿娘不滿意?如果明日發現沒有落紅,母親會如何看我?。”衛玠頓了頓,確實,禮法重于一切,如果洞房花燭夜沒有落紅,有些女子甚至會自殺以證清白。

  他只好重新俯下了身子說道,“夫人,得罪了!”說完便再次挺動了下體,長痛不如短痛,這一次他可是卯足了勁兒,推進的肉棒在處子的嫰膜前稍作停留,接著便頂進了滿是褶皺的腔道。

  “啊!”樂氏一聲慘叫,疼得弓起了身子,粉白的腿兒緊緊夾住了衛玠的腰。

  衛玠感覺像是挺進了一個無比窄緊的小道,難以前行,而肉棒因受到強烈擠壓反而愈加堅硬,他本能地繼續深入著,樂氏的眼睛也隨之越睜越大,不停地顫抖著,一直到盡根沒入。

  衛玠舒服地呼出一口氣,他轉過頭輕聲問道,“姿娘,你還好嗎?”樂氏顫巍巍地抿了抿小嘴兒回道,“進,進去了么?”衛玠一愣,應該是進去了吧?畢竟這身下的緊箍觸感實實在在,于是悶聲答道,“應該是進去了,你感覺不到么?”樂氏動了動小腦袋似乎是想看一眼,“我不知道呀,又疼又麻。”
性吧首發

  衛玠被箍得射意漸涌,聞言卻趕緊趴住不動了。然而他的呼吸越來越粗重,同時為了不會壓到妻子而一直用手腳支撐著身體,時間久了,他的小身板兒便遭不住了,于是,他語氣有些顫抖地對妻子說道,“姿。。。姿娘,我。。能不能。。動一動?”樂氏聽他這樣問,便俏皮地笑了笑,“你是男人呀,你說了算。”心里卻想著,夫君真好,一直在顧念我的感受。

  衛玠縮起胯部要將肉棒抽出,卻扯得樂氏整個兒花蕊都翻了出來,樂氏趕緊閉緊了嘴巴,她害怕一旦自己呼痛會讓男人無法盡興,只將一雙粉白的腿兒死死夾住男人的腰。

  衛玠艱難地抽送著,雖然窄緊的腔道隨著主人的疼痛而不停地收縮,但這反而誘使得他愈加深入。

  陣陣麻癢自龜頭上涌,他本能地想要榨取更多,于是一轉頭便咬住了樂氏的小嘴兒。這是他們第一次親吻,兩個人都沒什么經驗,尤其樂氏正抿著嘴兒強忍疼痛,忽然發覺男人的舌頭正霸道地想要往里鉆,她好奇地瞟了男人一眼,然而一不留神便讓他得了逞。

  男人的舌頭一通亂掃,奇異的觸覺使得樂氏漸漸放松了開來,衛玠趁機一挑一吸便捉住了她的香舌,樂氏猛地瞪大了眼睛,小巧的舌尖被男人含住吮吸,陣陣電流自小腹躥了下去,她感覺有什么東西流了出來,而衛玠也籍此抽送得更加順暢,樂氏一聲一聲地悶哼起來,她很奇怪為什么下邊兒除了疼痛還傳來了陣陣酸癢的感覺,不過還挺舒服的。

  衛玠也發現了抽送的順暢,他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本能地感覺樂氏的疼痛應該有所緩解。原本他因為顧及樂氏,只敢輕抽慢送,雖然快感越來越強烈,但他始終不肯加快抽動的速度,此時他慢慢放開了手腳,速度越來越快,肉柱也越插越深。

  樂氏機靈靈地打了個冷顫,下體傳來的酸癢感覺愈加強烈,她的小身板兒不安分地亂動著,一雙白嫩的長腿本能地想要并起摩擦,可是衛玠的腰身攔在中間讓她無可奈何,她的身子顫抖著,隨著男人的抽動不停地挺起落下,越來越強烈的刺激迫使她忽然叫了起來,“呀!啊!啊!。。唔唔。。”她趕緊捂住了小嘴兒,臉蛋兒紅紅的像是要燃燒起來,心里想著,“我怎么會。。這羞人的叫聲怎么會。。。”

  衛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輕輕地拉下樂氏的小手兒,望著她賊兮兮亂瞟的黑亮眼珠兒說道,“舒服嗎?我聽說夫妻之事原本就是如此的,你不用忍耐。”他是聽衛璪說的。
性吧首發

  樂氏聞言,明亮的大眼睛彎成了月牙兒,“那。。那我。。那你快點兒。。。”

  衛玠眉頭一揚,“什么快點兒?”

  “你。。你。。明知故問嘛。。”

  “呵呵,遵命,夫人。”

  說著他便覆身壓上,略顯瘦弱的雙臂自樂氏的腋下穿過,他輕輕握住了妻子的香肩后便深吸了一口氣,下體迅速抽送起來。

  然而,雖然他也想讓妻子多多體會那種舒暢的感覺,但奈何他也是初次行房。肉柱在花徑中的快速穿梭令他射意洶涌,他顫抖地停下了抽動,抖抖索索地抬起了身子,“姿娘,我。。。我。。。”

  樂氏正叫的歡快,沒想到男人忽然停了下來,她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問,“夫君,怎么啦?”

  衛玠尷尬地說道,“我好像。。。好像要。。出來了。。。”

  樂氏噗嗤一笑,“那你還停下來干嘛?你是不是想讓姿娘。。。夫君,姿娘很滿足,姿娘能嫁你為妻,真是三生有幸。”說著便主動地挺了挺下體。

  衛玠一個機靈,他感覺膨脹的龜頭麻癢難耐,粗硬的肉柱跳動了起來,似乎就要噴射,他趕緊趴了下去,下體痙攣似地抽動了兩下,急急地喊了一聲,“姿娘!啊!”

  樂氏被男子灼熱的元精淋了個正著,身子立即顫了顫,她死死地抱住男人的脊背,竟然也跟著泄了身子。

【完】